【巍澜】今天你只能看我

名字非常难念:

打架挂彩生气闹矛盾/沈巍哄

胃痛挡酒沈巍生气吃醋/赵云澜主动求好

兄弟变恋人

总结了四五个你们想看的点,没评论就…!威胁

还有想给枪声那篇的孩子取个名字,评论求助

最后七夕快乐(๑´ㅂ`๑)

七夕发糖n连
上一棒: @衔蝉昆仑玉🌾 



 

01

赵云澜觉得浑身发热,整个喉咙一片腥味,呼出的气体灼热血腥,他单膝蹲在地上,抬起头粗喘着大声说道:“动手,别怂!”

面前混混模样的学生立刻就恼了,红了一张脸恶狠狠地说:“别他妈以为我不敢!” 说着高举起手中的学校课桌配套的铁椅子,不由分说往赵云澜头上砸。

一阵劲风铺面呼来,赵云澜眼皮一跳,还没来得及闭眼就见人被一脚踹了出去,落入他眼中的是沈巍那双干净的运动鞋和一截白皙的脚踝。

沈巍踹翻了烛九后,立马俯身去扶赵云澜起来,赵云澜咬着牙借助沈巍的力站起来后,随意抹了一把流血的嘴角 ,登时疼得龇牙咧嘴直吸气。

沈巍皱着眉看着赵云澜,有些生气问道:“怎么回事?” 

赵云澜张了张嘴,尴尬笑了一下,讪讪道 :“这儿子校园欺凌,我去阻止一下,没想到他这么能打。”

“是你不能打!”沈巍简直气笑了,不是他冷血不允许赵云澜阻止这种事情,但都这么大人了,赵云澜就不能先衡量一下自己和对方的实力再冲上去吗?要不是刚刚他及时赶到,这一凳子砸下去现在可能已经在医院抢救了。

赵云澜被他的激烈反应惊到了了,平时的沈巍从来不会这样子,赵云澜想做什么沈巍都会陪他做,顶多无奈看着他叹口气,转头还是乖乖做事。

“跟我回去!”沈巍上前拽赵云澜,这会儿学校应该要来人了,赶紧走了比较好。

“松手!”不料赵云澜强行站着不动,任沈巍怎么拉都稳步如山。

沈巍太阳穴抽着疼,耐下心似有些哄他的意味,他轻声说道:“你还打算怎么办?人已经跑了。”

沈巍指了指刚刚烛九倒地的位置,那里早就一片空旷,烛九这人倒比赵云澜这脑子灵光,直到打不过就跑,硬刚最后绝对是自己吃亏,你说赵云澜平日里活脱脱个人精,怎么这次就这么拧呢。

沈巍想不明白了,干脆不再深思,抬眼看赵云澜的脸,试图从他脸上找到些什么。

赵云澜没什么表情,一直盯着沈巍紧紧抓着他手腕的手,周围已经有些泛白了,沈巍自知用力大了,立马松手,果不其然已经在赵云澜手腕上留下了一个明显的掐痕。

赵云澜没什么反应,眉头也不皱了,他重新抬起头,坦坦荡荡看着沈巍的脸,问道:“如果刚刚这件事你遇到了,你救不救。”

沈巍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将心里最原始的想法说了出来:“看情况,能力范围内就救。”

“那能力范围外呢,就不救啦?”赵云澜不依不饶。

沈巍看着他那张脸,额头有些淤青,估计是砸在哪里了,嘴角的血迹平白为他添了一份英气。

赵云澜刚干过一架,正喘着气。他本来就不是很能打,单打独斗还不至于落个下风,对面一群人愣是沈巍都需要点时间,更何况说赵云澜,伤到这个程度已经是万幸了。对面中途接了个电话,好像是急需用人,所有人就都走了,留下一个烛九解决这件事情。

沈巍见赵云澜这副“你不说出我满意的答案我就一直问你”的样子,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但还是坚持自己的说法:“救。但要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赵云澜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莽撞,万一我没来你是不是就要生生受着那凳子。你赶紧和我走,带你去医务室看一下。”

沈巍说完又重新去拉赵云澜的手,赵云澜不知道抽什么风,躲开了沈巍的手,转身去扶瘫坐在地上的郭长城,说道:“同学,下次这种事情就告诉老师吧,没必要把钱都交出来还挨一顿打。”

“嗯……谢……谢谢你……”郭7长城吓得两条腿都是软的,讲话也不利索。

沈巍站在他身后看着赵云澜,赵云澜安顿好郭长城后转回去,看着沈巍说:“沈巍,我从来没觉得你这么像一个旁观者。”

“是你太冲动了,什么事都管,赵云澜你能不能管好你自己。我心没那么大……”能力范围外,如果是你我就救。可惜这句话还没说出口,赵云澜平静地看了他一眼,再没说过一句话就转身走了。

沈巍站在原地生生咽回刚刚那半句话,那一眼里包含了太多失望,就好像沈巍知道做错了什么一般。半晌等看不到赵云澜的影子后,沈巍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转身缓慢回了实验室。



02

沈巍和赵云澜是同一个寝室的,现在闹了不愉快沈巍觉得一时半会赵云澜应该不想见到他,索性待在实验室里做完这学期的参赛研究了,因为研究有一定性的难度,老师这会儿也不在,沈巍忙了一个晚上都没回去。

第二天天一亮就匆匆回寝室冲了个澡,泡了杯咖啡喝下算是完事,睡在床上的赵云澜睡得很死,完全没有发现沈巍来过。其实他又睡得很不安稳,几乎是后半夜才睡着的,前半夜一直迷迷糊糊睁着半只眼等沈巍回来,处理完伤后伤口有些疼,被迫保持着清醒胡思乱想。

赵云澜隐隐约约他有些后悔下午的事情了,这件事情沈巍什么都没有做错,自己却无缘无故跟他闹,确实错了。

闹钟响起了后赵云澜立马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发现对面的床空荡荡的,沈巍一晚上没回来。

赵云澜意识到这点后说不出的感情在胸口发酵,他匆匆下床简单洗漱了一下后就打算出门了。

赵云澜前脚刚一迈出门就听到大庆在屋里大喊:“老赵今天周一集会要穿校服!”

赵云澜一声卧槽,赶紧跑回卫生间,唯一一件干的外套就在一分钟前被他自己扔进了洗衣机里,这会儿大概已经和泡泡搅和在一起了。

赵云澜之前那件还没干,平时没衣服都是穿沈巍的,现在沈巍不在他直接没了法子,一下子愣住了。

他出去问道:“大庆,你有没有多的校服,我的刚洗。”

大庆正在叠被子,闻言耸了耸肩,说:“没有,就一件。”

“……”

赵云澜认命叹了一口气:“死就死吧,还能开除我不成,不就丢个人吗。”然后穿着自己的衣服走出了寝室门。

早上晨会的时候果然和他想象的一样尴尬,一片蓝色里面夹了一只赵云澜的黑色,教导主任站在国旗台上看得非常清楚,一眼就看到了没穿校服的赵云澜。

主任声音一顿,赵云澜深知大事不好,果不其然下一秒音响里面传出了询问的话:“二班那位没穿校服的同学叫什么名字,怎么回事?在学校呆了两年了还不懂校规吗……”

教导主任的话还在不停从话筒里传出,他们的班主任直接走到了赵云澜面前,说道:“云澜你今天怎么没穿校服,别和我说什么衣服洗了没干,这都是借口!”

赵云澜欲哭无泪,我真的就他妈洗了没干啊……

赵云澜张了张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后来就自暴自弃站在那里听训,也不解释。

突然他感觉身后有人贴近的感觉,赵云澜没来得及转头去看是谁,就被一件衣服盖住了身体,他低头一看,是校服。

鼻间是一股熟悉的味道,薄荷洗衣液的味道,他不用抬头都知道这是沈巍。

沈巍把自己的校服披在了赵云澜身上,迎上班主任疑惑的目光,稳稳当当解释道:“老师,是我的衣服没干,赵云澜把他的借给了我,我现在还给他。至于处分待会儿我会自己去教导处领的。”

赵云澜身体一震,开口说道:“你在乱说些什么!我自己没穿校服不用你来操心。”

沈巍眼神暗了一下,没有讲话,而是直直盯着班主任,毕竟是好学生,老师平时还是很喜欢沈巍的,班主任就着他给的台阶下了:“既然是这样那你等下自己去教导处解释一下就好了,下次别再出现这种情况了。”

“好。”沈巍全然不顾赵云澜要杀人的目光,坦荡地穿着自己的衣服站在队伍里。

赵云澜气得要把校服扔在他头上,强行给他披上也强行不过沈巍,就他俩这互动,周围已经有不少小女生发出“哦~”“哎呀~”的调侃音,赵云澜见沈巍铁了心帮他背这个锅,只得乖乖穿好校服继续听教导主任在台上絮絮叨叨。

03

赵云澜对沈巍的感情越来越说不清楚了,他可是自认为稳稳的直男,在遇到沈巍之后他不止一次有想和沈巍一辈子在一起的冲动,但最后都安慰自己,兄弟情兄弟情。

赵云澜再次单独和沈巍独处是在中午的时候,寝室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大庆去打球了,林静去图书馆查资料。

赵云澜把身上的校服脱下来扔在沈巍床上,沈巍抬眼看着他,赵云澜也看着他,半晌沈巍先泄气,走在他身边,拉过赵云澜的手,包在手里,耳根有些发烫。

“别生气了。”沈巍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抱赵云澜,他真当是喜欢赵云澜喜欢得紧,他也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赵云澜的,无奈赵云澜完全没有发觉他的感情,他也不好意思说。

“当时我的话没说完你就走了,能力范围内我会救,能力范围外我束手无策,我心没这么大,难道这世上发生所有不公平的事情我都要一个个去打抱不平吗,但是如果是你,超过能力范围外一百倍,我都会救你。”

赵云澜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和彼此的呼吸声,他有一瞬间的动容,整个脑子像脱了轨的车轮咕噜咕噜转个不停,而且越转越快。

“那你就救我好了,你这样白救也不好,要不这样,你听我的,我们在一起,我是说恋人那种,你也别保护我了,我来保护你。”赵云澜开始还有点害羞,这也算一种表白吧,越说道后面就有些得心应手,什么骚话都说出来了。

沈巍一愣,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赵云澜就一把抱住了他,像勾搭小媳妇的流氓,无赖道:“没有反悔这说了,我们已经在一起了。算你赚了。”然后在沈巍身上狠狠蹭了几下。

沈巍看着赵云澜这副无赖样,忍不住笑出了声音,他抬手摸了摸赵云澜的后脑勺,说:“好,算我赚了。”

赵云澜把头埋进他的颈窝里。

男人间的爱情就是这么干净利索,前一秒还是兄弟,下一秒我就有了上你的资格。



05

赵云澜之前的人生里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些人特别喜欢粘着自己对象,朋友聊天时聊的话题永远是自己的对象,活了十几年的赵云澜现在终于明白了,他还拉着老师眼中的好学生早恋了,想想也算够有意思了。

赵云澜现在有空就想和沈巍待在一起,他们的关系不打算公开于班级,但也不瞒着寝室那两位,大庆知道后完全不惊讶,说了一句:“之前我就觉得你们像在一起了一样,沈巍对你这么好。”

林静知道了也没什么反应,就夸张地道了句恭喜,转头又把书盖在头上睡觉偷懒了。

这天沈巍和赵云澜待在多媒体教室看电影,好端端看到一半突然停电了,赵云澜突然问道:“停电了,沈教授觉得无聊吗?”

赵云澜喜欢叫沈巍沈教授,他觉得以沈巍的能力当个教授完全没问题,何况沈巍也想当个教授,领固定工资,安安稳稳过日子。

他不求做什么拯救世界的大英雄,也不想什么为了人类献身,他只想在以后买一间房子,干干净净再养只猫,当然还有赵云澜。早上一起床就能见到他,一个早安吻一份早餐,晚上有一杯热牛奶,和舒服的泡澡。想想都美得不行。

赵云澜对未来完全没有计划,他这人活得潇洒恣意,只看清眼下的路,未来的一切在他眼里都是虚幻的,他对未来的概念也就一词“未来”而已。

可现在又有些变化了,这个“未来”变成了“沈巍。”

沈巍没来得及回答赵云澜刚刚问他无不无聊的问题,他就自顾自说下去:“要不我当电视吧,你可以换台。”

大白天实在是亮堂堂的,为了看电影更有气氛,赵云澜特意拉了一边的窗帘,另一边还没拉起来,所以房间并不是很暗,至于为什么不拉,完全是因为赵云澜想看沈巍,电影怎么比得上他家沈美人好看。

沈巍耳朵有些红,小声笑了一声,刚想说点什么就发现手机屏幕亮了起来,这时候显得格外突兀。

赵云澜眼疾手快夺过来,不用解屏就能看到上面的内容,是隔壁三班的一个女生发来的。

“我喜欢你一年了,但你好像不太喜欢我,明天是我生日,你可以来吗?”

赵云澜看这短信内容,又看了看发信人,发现这个女生是隔壁班的班花。

他划开沈巍没密码的手机,干净利索地点击删除,说:“新信息,表白信外加邀请,不是你的帮你删了。”

沈巍看着他笑了一下,没拆穿他幼稚的谎言。

“吃醋了?”沈巍含着笑意问道。

“对,解醋吗?”

沈巍抿了下嘴,起身压住赵云澜,覆在他嘴唇上一个很轻的吻,“有些事情等你成年。”

赵云澜顿时明白了沈巍的意思,有些惊讶今天的沈巍怎么这么主动了,一下子觉得脸上烫烫的,反驳道:“是我上你吧。”

沈巍笑了一声没有讲话。真1从来不在口头占风光。



06.

隔壁班花今天生日,刚好是周末沈巍有事要晚些去,赵云澜也很荣幸被隔壁三班班花的好姐妹祝红邀请了过去。

有钱人的生日宴会开始总是无趣的祝福和感谢辞,赵云澜坐在那里一口一个小蛋糕,台上在讲什么也不知道。到了后面便是他们一群孩子疯玩的时候了。

这个年纪的男生都有自己的一套想法,认为在女生面前喝酒是一件很帅的事情,于是一波又一波的人学着大人的样子四处敬酒。

赵云澜之前一直在吃点心,这时也觉得有些口渴了,四处张望发现全是酒,连饮料都影子都没有,倒是意外发现邀请他的祝红正坐在沙发上被一群男生围着敬酒。

似乎是察觉到赵云澜的目光,远处的祝红抬起头来望向他,眼里一下子闪着光,一切不言而喻。

赵云澜叹了一口气,向她走过去 。

赵云澜和祝红平日里没什么交集, 虽然是隔壁班但一天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祝红心里的那点小九九赵云澜却是一清二楚,她喜欢他,光明正大的喜欢。

原先围着祝红喝酒的男生一见赵云澜来了,以为他也是来灌酒了,都一副热情的样子把他揽过来,嘴里呼出的酒气喷了赵云澜一脸。

赵云澜嘿嘿一笑,夺过对方手里的酒,笑着说道:“这么多大老爷们总不能欺负一个小姑娘不是?这杯我喝了。” 说着冲他眨了眨眼睛,仰头一杯干了。

“赵哥爽快人!” 周围闹哄哄的,赵云澜隔着喧闹的人群看到祝红正直勾勾盯着他,然后很开心又带着感激冲着他笑。赵云澜也礼貌回以一笑。

赵云澜不知道替她挡了多少杯酒,只觉得那些兄弟跟疯了一样,一杯喝完又满上一杯,他也找不到理由推脱也就一杯接一杯喝下去。 

赵云澜有胃病,这是小时候他自己作出来的,每天早上都不吃早饭,就喜欢吃冰的,时间久了胃不坏才怪,之前做胃镜的痛苦历历在目,导致他现在每天都乖乖吃饭,喝酒也是只是偶尔小饮一杯。像今晚这样大喝的情况几乎没有。

一圈喝下来赵云澜已经有些站不稳了,他红着一张脸朝他们摆摆手,笑得露了一口好看白牙 ,说道:“你们喝,我去上个厕所,喝多了。”然后跌跌撞撞摸着墙去了卫生间躲着。 

他费力地双手撑在洗手台上,看了眼手上表的时间,这个点估计外面还能再嗨一轮。赵云澜有些绝望地打开水龙头,把水往脸上扑,让自己清醒一点。

无奈眼皮越来越重,胃里也是翻江倒海,刚刚在外面一直喝酒大家玩闹还没觉得什么,现在安静下来胃痛一下袭来,赵云澜简直站不住脚。

他用力摁着胃,这样能缓解一点疼痛,然后慢慢顺着墙坐在地上粗粗喘气。

“赵云澜?” 沈巍见他这样,大步走来,似是有些疑惑他怎么会在这里。

“嗯……沈巍?” 赵云澜觉得头痛胃痛,想吐又只是干呕,逼得眼泪都出来了,粘在眼角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沈巍身上还穿着学校的秋季外套 ,他看清人是赵云澜后,小跑着朝后者过去。

赵云澜疼得有些迷糊了,加上之前的酒精开始反应,触到了沈巍什么话也没讲。

沈巍闻到他呼吸间浓浓的酒味,光是闻味儿他就有些不舒服了。他看着他泛白的脸和摁在肚子上的手,立刻知道了赵云澜现在的身体情况。本想盘问几句赵云澜,但当务之急是先将人送到医院去。

07

幸好三班班花家离医院不远,这会已经到了医生检查了一下做了一系列措施后,现在正在挂盐水。

赵云澜刚刚喝了点医院开的药,这会儿酒醒得差不多了,他垂着脑袋不敢看沈巍的脸。

“现在还疼不疼?” 沈巍办完手续交完医药费后坐在他身边问道。

“完全不疼,一点事都没有!你看你男朋友我身体健壮,一杯杀一桌呢!” 赵云澜跟他打马虎眼,嘻嘻哈哈说着没事。

“别贫。医生刚刚说了,你近期很长时间都不能吃生冷的食物,更不能再喝酒了,否则可能胃穿孔,这次有点轻微胃出血,被我发现的及时,没有下次了。”沈巍面露严肃没理他的骚话。


“我也不想喝啊,这不是为女生效劳是我们的责任吗?你说是不?”赵云澜笑得两只眼睛都眯了起来,摇了摇脑袋,一眨眼又变成了之前那个玩世不恭的赵小公子。

“……”

刚刚沈巍带赵云澜走的时候应该被祝红看见了,转头祝红就给沈巍发短信。

“沈同学打扰了,赵云澜他没事吧,刚刚帮我挡了不少酒,我很担心。” 

沈巍眼神暗了暗,礼貌回复:赵云澜他没事,别担心。 

然后关了手机不再关注消息。 

就在赵云澜以为沈巍不再讲话的时候,后者突然很小声地说了一句:“我知道,可她动机不纯。”

祝红哪有什么动机啊,不就是喜欢赵云澜嘛,这件事祝红平日里也不掩饰,就光明正大看赵云澜,喜欢得坦坦荡荡,让人讨厌不起来。

赵云澜一听立马就笑了,感情这是在吃醋呢。

赵云澜说:“她喜欢我和我替她挡酒是两回事,难不成我帮她挡几杯酒就不要你啦。亲一下亲一下。” 

赵云澜一口白牙晃啊晃,说着就要凑过去亲他,奈何手上还打着吊着不方便,只能假装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他。

沈巍无声叹气,无奈道:“别乱动,回去再说。”

赵云澜一听眼睛都眯起来了,眼底的笑意完全止不住,满了便溢。



08.

接下来的日子没有轰轰烈烈的大事,唯一值得看重一点的就是模拟考和沈巍的学术竞赛。沈巍为了这次竞赛一连好几天都没早睡过,赵云澜直接杀到他实验室去,强行摁着他睡了半个下午,这才心满意足。

晚上沈巍又是很迟才回来,赵云澜坐在床上几乎快要睡着,他眼尖地看到沈巍进门后一把冲了上去,抱住了他后将整个人全部重量压在后者身上。

沈巍无奈笑了笑,说:“这么晚你怎么还没睡?”

赵云澜用膝盖顶了他一下:“你还没睡我怎么睡?”

沈巍摸了摸赵云澜的头发,赵云澜适宜地松开手,快速在他侧脸亲了一下,隔空说了一句什么,笑得一脸肆意,一溜烟就跑进了被窝。

沈巍想到刚刚赵云澜说的话耳朵就有些发烫,他抿了抿嘴唇无声笑了一下,转身去浴室洗澡了。

赵云澜说:“以后早点回来,剩下的觉我们一起睡。”

现在的他们都还年轻,漫漫长路等着他们去踏,管他什么邪魔鬼怪世俗无情,他们只做自己想做的事,爱自己想爱的人,大步走着绝不回头。


@MAG.花戎 >

评论
热度 ( 336 )

© 照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