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巍澜]沙漠

手心里的太阳:

这是一个发生在特调处还没升级为特调局的故事。
手机码的,是送给我自己的生贺文,没时间修改了,就这样了。虽然已经过去两个半小时了,我还是生日快乐!



沙漠

0.
这里荒芜寸草不生,
后来你来这走了一遭。
奇迹般万物生长,
这里是我的心。

1.
警察难当,尤其是在这个高新技术飞速发展的年代。群众是盲目的,媒体是心机的,脑残上司的决定是不容分说的,面对颠倒黑白的舆论是有口难辩的。

特调处虽说地位特殊,可终归也是体制内的部门,免不了一些正经玩意儿没有废话贼多的会议啊,讲座啊,党支部的思想教育啊,这个那个那个这个。毫不夸张地讲,特调处的思想觉悟已经高到连猫都能张口来一段“为现代化五大发展美好龙城建设保驾护航”。总而言之,想吃皇粮,就得忍受这些费时费力还不讨好的形式主义。

好在特调处有个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赵处长,可谓脸上笑嘻嘻心里mmp的极品典范。可就算是赵云澜也不可能时时刻刻面面俱到,人的精力总是有个极限,加上特调处跟内分泌紊乱一样时而忙成狗时而闲出屁的安排和昼夜颠倒的外勤,赵处长成功赶在而立来临之前和健康说再见。

胃病是必不可少的,睡个好觉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二者相辅相成,在赵云澜体内开展双修活动,进步可谓神速。

赵云澜的睡眠质量一直不太好,除非真的累过了劲儿一头扎床上昏死过去,否则楼下母猫发情嚎两嗓子就能把他惊醒,然后他就会迁怒性质十足地把大庆扔了出去。

大庆站楼下加入了鬼哭狼嚎的队伍里:“喵喵喵!喵——”

友情翻译:赵云澜你简直比生理期的女人还不讲道理!!!

这睡眠不稳的老毛病从昆仑君神魂觉醒开始逐渐有了好转。我们换个更精确的说法,岂止是有好转,昆仑神力抱起赵云澜的肉体凡身一个大跨步直接迈过人类对睡眠的正常需求。

赵云澜终于理解了沈巍是如何接连几个夜晚盯着他看之后还能在转天尽职尽责地站在岗位上献身了。

睡眠对于神明来说是没有意义的。

但是赵云澜骨子里是个人。天下名山大川无市无价,别说金银财宝,连块面包都换不来。政府更不会因为他贵为上古山圣就多给他发两套北京三环以内的三室两厅。赵云澜一点都不指望靠支付宝都没有的沈巍能提高什么生活质量。

当然,性生活的质量真的是不能同日而语。

所以这钱还是要赚的,觉还是要睡的。

2.
沈巍和赵云澜住进了新家。新家有两间卧室,他们默契地决定把多余的一间改成仓库。

赵云澜再也不需要闹钟了,因为沈巍总会在合适的时间把他叫醒,餐桌上已经摆好热腾腾的早饭。

极偶尔的时候,赵云澜会在半夜惊醒,理由多半是睡前水喝得太多,需要起来上个厕所。而每次他睁开眼睛甚至还没来得及翻身时,就能听到沈巍在枕旁轻声问他:“云澜,怎么了?”

时间是一种狭隘的计算方式。人的一生只有有限的几十个春去秋来,可在沈巍看来,这点时日不过弹指一挥间。

五千年早已超过人类常识可以量化的极限。把这个时间再乘以二,哪怕是对神明来说,也是一种极大的折磨。

“你不睡觉吗?”

“你睡吧,我不困。”

沈云澜翻个身,面向沈巍。“神通广大的斩魂使大人不可能连睡个觉都不会吧。”

沈巍笑了,用手轻轻拨开赵云澜额前的碎发。“我看着你睡就够了。”

赵云澜觉得有时候沈巍的告白真的不能用人类的思维解读,否则情话分分钟变鬼话。

“反正躺都躺下了,睡一觉也不吃亏。”赵云澜开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优质的睡眠可以减缓衰老,延年益寿。你看鬼面为什么年纪比你小头发比你白?就是因为他大晚上不睡觉净想着怎么搞事。你要是再这样下去也得变成他的样子,年纪轻轻皱纹还没长,头发白得比我家老头还彻底,拿放大镜都挑不出一根黑色的。”

沈巍哭笑不得。“行了,再不睡你这张英俊的脸就要比我还显老了。”

赵云澜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夫人,你听听你说的还是人话吗?为夫为了你在外拼死拼活,你倒是先——”

沈巍受不了他的聒噪,拿出人民教师严谨教学的态度,身体力行地嘴对嘴教他何为少说话,多做事。

这一夜还是被沈巍含含糊糊糊弄过去了。

赵云澜觉得自己就是吃人嘴软,吃人嘴,然后心软。


3.
沈巍不是没睡过觉。最开始被强行提升神格的几年里,他尝试过通过睡眠来消磨时间。很快他就发现睡觉会做噩梦,噩梦总是比现实更绝望,所以还不如醒着给自己找点事干,再怎么样也好过自我折磨。

佛经说,人生有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有情人皆不能免俗。逃过了生老病死,那后三苦的滋味就会加倍来弥补前面的空缺。

如果真能铁石心肠如西王母般袖手旁观不惹红尘也就罢了,浮生万千不过是一张山海绘卷,厌倦了扭头就可以扔掉。*可沈巍不一样。小鬼王用昆仑君三个字把白纸人生涂成深渊一般的漆黑颜色。

大荒山圣赠他昆仑一堆雪,扶摇一片云,上苑一枝花,长安一轮月。

而后。

雪消,云散,花残,月缺。*

从此。

怨憎相会,爱则别离,求而不得。

五千年的日日夜夜,沈巍活得自外无坚不摧,于内伤痕累累。

他不敢睡,一旦放弃了对情感的掌控,梦魇就会从里到外把他蚕食个一干二净。

有时候他甚至会分不清梦境和现实。轮回内的昆仑君不会看他,也不会对他笑,更不用说与他同床共枕。他的欢笑与泪水,愤怒与悲伤,从来与他无关。

昆仑君的世界里容不下一个沈巍。

哪怕这只是一个长久的美梦,他愿为此付出一切。

4.
付出一切的意思是,付出自己的一切,来满足赵云澜的一切需求。

所以如果赵云澜的愿望真的只是让他睡觉,那沈巍绝对二话不说倒地上就睡。

不过赵云澜虽然生活上又粗糙又懒散,能扔给沈巍干的绝对不自己动手,但是在睡觉这件事上,他似乎非常讲究一种仪式感。

所谓的仪式感就是,喝杯热牛奶泡个热水澡,互相吹吹头发,搂一起亲一亲抱一抱,说几句不上台面的下流话,然后躺平睡觉。与其说是仪式感,倒不如说他想让沈巍学着如何像个人类一样享受睡眠。

沈巍的皮肤还没有褪去最后一点被热水蒸起来的红色。他双手叠在胸前盯着天花板,从头到尾一个大写的不知所措。杀人他熟,装傻他也没少干,唯独睡觉这件事,他已经搁置了足足五千年,难度指数远超八旬老人学习如何使用iPhone X。

“别崩成个贞洁烈女成吗?咱们只是睡个觉。放轻松点,要不我给你唱首摇篮曲?”

沈巍:“云澜,麻烦你先别跟我说话,我会分心的。”

赵云澜:“不是,你是要入定吗?放松点,睡觉是用来放松的,不是让你梦里参加教职工水平测试。”

沈巍歪过头,无辜地眨巴着他那双卡姿兰大眼。

赵云澜愁死了,他哪是教书育人的材料?再者说,谁能教教他怎么教人睡觉??

沈巍微笑着,安静地看着赵云澜唉声叹气,眼睛里似乎只容得下他一个人,像一口古老的井,井里倒映一轮明月。

沈巍在黑暗中摸索了一阵,握住赵云澜温暖的手。

过了一会儿,赵云澜听到他说:“我在奈何桥畔遇见过一个人。”

5.*
“我在奈何桥畔遇见过一个人。”

“他英俊开朗,看上去无忧无虑,眉眼间少有世俗之人的愁苦与阴郁。”

“他理应投个好胎,下辈子哪怕不是大富大贵也能一生平安喜乐。但是他不走,他说他在等一个人。”

“鬼界乃至阴之地。那里不分日月,不辨晨昏。多大的冤仇,一碗孟婆汤就能抹消得一干二净,来世再无纠葛。”

“可他不愿意就此了断,于是他等了一千年。”

“一千年对于凡夫俗子来说,尘世万千都能忘个一干二净。可是他告诉我,他还欠一个人一句道歉。”

“孟婆甚至劝他,说六合八荒之内的生灵无一不需通过奈何桥进入轮回转世,她愿意代他传达这句亏欠了一千年的道歉。”

“男人却笑了,说,等不等是他的事,与能否道歉无关,与对方接受与否无关。从始至终,他只是为了无愧于自己。”

“他不会因为付出没有回报而沮丧,也不会因此无所作为。想要便追求,舍弃就不再回头。”

沈巍的声音越来越低。

“云澜,他让我想到了你。拼尽了一切,为天也好为地也罢,归根结底只是为了无愧于自己的内心。”

“你心怀天下,你无愧于盘古,无愧于天地。可我只有你一个人。”

“那他最后等到了想见的人了吗?”

……

过了很久,久到赵云澜快要沉沉睡去时,他听到沈巍翻了个身,无意识地把他搂到怀里,均匀的呼吸一下一下吹拂在赵云澜的颈窝。

“晚安,小巍。”

6.
赵云澜十点还没出现在办公室里。

据一大早就被轰出家门的大庆表示,他要等沈巍起床之后再一起来上班。

郭长城:“难道说……”

祝红:“沈老师……”

楚恕之:“也就是那位斩魂大人……”

老李:“赖床了吗?”

林静:“哎呦喂他们昨天是做得有多激烈?”

祝红一本新华字典扔了过去。


7.
沈巍几乎是滚下床的。

一阵闷响后,赵云澜从头条新闻里抬起头,看到沈巍顶着一头来不及打理而乱糟糟的头发冲进客厅,近乎惊恐地问:“我睡过头了吗?”

“我帮你看过课表了,你今天上午没课。睡得好……我看挺好的。”

沈巍长舒一口气,继而不太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过了好一会儿才承认:“我现在有点理解赖床迟到的学生了。”

赵云澜大笑,指着桌上已经凉透多时的麦当劳早餐说:“你只能凑合凑合了。”

8.
在遇到沈巍之前,赵云澜的日子其实并不好过。

他要应付上司,应付下属,应付情人,应付父母,应付酒局,应付文书。

他嘴上说着要及时行乐,内心却早已被疲倦感层层包裹。

直到遇见了沈巍。

原本他只是觉得美人稀少,能一亲芳泽最好,不行他也不会死缠烂打。可相处久了……他就想过一辈子了。

赵云澜曾经很喜欢享受烂透了的生活,毕竟生活就是苦中作乐,你不挣扎,就会被别人踩进泥里。

如今,人类一面的赵云澜依然把享受生活作为人生指南,他是说,灿烂的烂。

他的家里不会再乱七八糟又死气沉沉。工作日起床后有热气腾腾的早餐,早餐过后沈巍会同他一起上班;谁下班早谁会去对方的工作场合等待一起回家,他们的办公地点很近,下班后会慢悠悠绕个远路,有时候会买点蔬菜,有时候会喂喂鸽子,有时候仅仅是想多走几步路,如果大庆懒得动,沈巍就会把他抱在怀里,这时候赵云澜会认真威胁他减肥,所以后来大庆学乖了,老老实实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跟在他们身后。沈巍和赵云澜会同床共枕而眠,沈巍还是会做噩梦,好在次数逐渐减少,更多时候是一夜安睡。以至于他周末赖床的时间越来越长,像每一个被工作折磨一周之后的上班族一样,把爱人圈在怀里,不愿意离开温暖的温柔乡。

而神性一面的赵云澜喜欢昆仑山巅澄澈冷冽的寒风,也同样喜欢环境学家们薅秃头顶想要解决的热岛效应。

这个世界早就抛弃了上古天神,踩着神农氏落成的轮回朝崭新的方向滚滚驶去。

每个时代对神明的定义都各有不同。昆仑君最初的记忆里,神明就是尊贵的陨落。自盘古开天辟地起,神就与牺牲二字难舍难分。

但现代城市最伟大之处在于这里的人不问来历,也不问去路,因为根本没人会真心在乎你。昆仑君也好,斩魂使也罢,混入人海就再也难以分辨。就像规则,看不见,摸不着,但确实存在着。

神是一种规则,一种信仰,一面镜子。人们向神明跪拜,同自身索取。

9.
“你还记得自己的生日吗?”

“你这个问题就好像在问我虫洞的具体位置。”

“那咱们现想一个。6月13怎么样?”*

沈巍莞尔。

“好。”

END

*原文:巫山一片云,峨岭一堆雪。上苑一枝花,长安一轮月。云散,雪消,花残,月缺。呜呼,哀哉!尚飨!

*西王母的故事:《无尽灯》。

*这里是,仙剑四的青霄。我夹带私货!

*623是剧版镇魂上映的日子。

评论
热度 ( 596 )

© 照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