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澜黑帮AU】生于乱世,长情不负(民国背景,军阀巍X黑帮澜)

那个笑明媚极了,明媚得仿佛要召回整个春天

遇到明:

1917年的上海不仅仅在军阀控制的阴影下,也在各种帮派的混乱中。码头、商界、政府,鱼龙混杂。上海黄金之地、污秽之地,军事之地硝烟弥漫。


 


 


沈巍一下火车就一直皱着眉,混乱、嘈杂、这个上海真是没给初次见面的年轻军人一点好印象。上海北洋政府派来的接待员也是个会看眼色的,看见沈巍脸色不悦立马叫来手下让军队给沈巍辟了一条路。


 


 


“沈长官初次到上海,是先休息还是先去述职。吴长官说了,全凭您的心意。”张副官被派来接这位沈家的二世祖饶是他多会办事说话,心里多少是忐忑的。沈家的人不好惹也没人敢惹,更何况是这位沈家的大少爷。听说性情更是古怪,没什么喜好、也不爱金银财宝。


 


 


 


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


 


 


 


 


沈巍看了看面前畏畏缩缩的小军官,又抬眼看了看车站外的上海。朦朦胧胧,杀气弥漫。要不是自家老爷子非要把沈家军队交给他,他也不用来这个是非之地。现在时局动荡各系军阀混战,明里暗里都想要争取到沈家的财力和军力支持。而沈家老的老少的少,只剩他这么个青壮年。沈老太爷二话不说把在学校教书的沈巍抓回家,威逼利诱让沈巍挑起沈家大梁。


 


 


 


“先去述职吧,有劳张副官带路。”沈巍放松眉头一副温润君子的样子,着实将张副官心中的那些担心打消了一半,说话都轻快了许多。“哎哎,长官这叫的就折煞小人了,您要是不嫌弃就叫我小张就成。”张副官恭恭敬敬的在前面引路“接您的车已经备好了,您请。”


 


 


沈巍从善如流的跟在张副官身后,两边是控制人群的士兵。人流被硬生生分出一条路,只有他走了车站才能恢复流动。副官和士兵倒是不觉得有什么,沈家身份尊贵。这个上海滩人命如草芥,没有权没有势也只能是这个下场。沈巍不想这么惹眼步子便也愈发的快,猛然间被人群挤出来一个少年摔倒在沈巍面前。


 


 


少年揉了揉膝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沈巍看到他便习惯性的伸手扶住了少年。“没事吧?”沈巍将少年扶了起来,轻声的询问。少年愣愣的看了他一样,应该是看出了沈巍的这一身军装打扮。沈巍扶着少年的胳膊传来了阵阵轻颤,少年害怕的腿软又坐在了地上。“我......我......我.......不是.....故意冲撞军爷的.....对不起....对不起....”


 


 


沈巍看少年被吓得语无伦次,干脆也蹲了下来极轻的笑了一下。手上一用力将他带了起来“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人,没受伤吧?”沈巍生的清秀干净浓眉大眼带着灵气,这一笑安慰了少年,倒也无意间勾走了他人的心魄。


 


 


“小郭,军爷都说没事了还不自己站着。”


 


 


沈巍闻声抬头人群中走出一个青年,穿着一身宽松长衫。倒是有几分像码头的混混,但是那张丰神俊朗的面容不知将这身衣服提了几个档次。“呦!这不是赵爷嘛,什么风把您吹车站来了?”张副官一眼就认出了这流气英俊的青年,正是上海滩最大的黑帮青龙门赵家少爷。


 


 


赵云澜。


 


 


这赵家少爷是出了名的长袖善舞,八面玲珑。见到张副官也是一副笑脸丝毫不摆架子“呦,张副官这是来?”赵云澜看了一眼在一旁的沈巍,一下子愣在了原地。赵云澜脑子里一下子蹦出了一句戏文,形容沈巍真的是不能再贴切。


 


 


一见美人终身误,不见美人误终身。


 


 


“哦,这是我们新调来的参谋长.......”张副官还没说完就看见赵云澜上了一大步一把把小郭挤到身后,伸出一只手脸上带着笑。“青龙门,赵云澜。”沈巍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只手,最终还是握了上去“上海北洋政府参谋长,沈巍。”


 


 


赵云澜握了握沈巍的手而后便放开,规规矩矩、有礼有节。拉着叫郭长城的少年钻进了人海,逐渐被人淹没消失在人海中。沈巍回过神继续在张副官的引领下上了车,驶进上海,驶进这个风起云涌的世界。


 


 


沈巍述职也不过是走了个形式,本就是求来的大佛安排什么职位,做什么工作不过都是表面工作。只要沈巍在上海坐镇,就没有其他系的军阀敢动上海这一方地界。而张副官也就顺其自然的成了沈巍的副官,一方面带着沈巍熟悉上海的鱼龙混杂、另一方面也是监视着沈巍的一举一动。


 


 


 


沈巍既然到了上海一个盛大的接风宴也就被安排上了,沈巍虽说不喜欢这些兜兜转转的人际交往。但是也不好薄了东道主的面子,勉勉强强的答应了。回到家换了一身休闲的西装,泡了杯茶请张副官坐下给他好好的讲讲这场‘接风宴’。


 


 


“其实吧,沈长官。您也不用多想,这场宴会一是人际交往,而就是想让您在这上海滩亮亮相。”张副官自然知道他这个墙头草应该顺杆往哪边倒,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是到最后沈家出了什么事,只要他忠心这沈家少爷按性情也会保他一条命。


 


 


沈巍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不知怎么的又想起来车站的那个青年。“对了,那个赵云澜是个什么样的人?”张副官正喝了一口茶,一听赵云澜这个名字差点喷出来。“咳咳咳.....长官...您怎么还想起来问他了?”沈巍拿起茶杯眼都没抬“没什么,就是问问,你知道的就说。”张副官叹了口气既然人家想听,那就说呗。


 


 


 


赵云澜其人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他也复杂。上海滩谁人不知青龙门,谁人不知这混世魔王赵大少。赵云澜那可真谓是上通天下通地,三教九流就没有他赵云澜混不了吃不开的。也不知怎地这赵云澜几乎在政府的大大小小部门都有熟人,在那些地痞流氓中也是格外的有威信。而和赵云澜交往他的喜好也是广泛,金子银元、美人美酒、还男女都好。长袖善舞,八面玲珑。


 


 


沈巍越听越觉得这个赵云澜不可与之深交,今后需要多多避开他。张副官看着沈巍越皱越紧的眉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句“今天您的接风宴,这位赵大少爷也会来。”沈巍抬眼看了一眼张副官,随即又低下眼眸看着杯子里清亮的茶汤。翻手全部倒在了茶盘上“他在我这翻不出天来。”


 


 


 


其实赵云澜收到请柬的时候还是惊了一惊,他以为以后和这美人儿没有了再见的机会。可是现在这机会是往他身上扑啊,他都不好意思不抓着。收了请柬立马就钻进自己房间翻箱倒柜,祝红路过他房间听到乒乒乓乓的动静还以为是仇家来暗杀赵云澜。拿着枪上了膛,一脚踹开门看到的就是满地的衣物。还有一个撅着屁股埋头在衣柜里,听见声音猛地抬头的赵云澜。


 


 


祝红气的直跺脚“赵云澜!你要干嘛!拿衣服缠死自己啊!”赵云澜一屁股坐在衣服上,抬手把缠在头发上的衣服丢在地上。“哎呦,我这不是找身干净庄重的衣服晚上去参加接风宴嘛。”


 


 


 


祝红一脸嫌弃的踢了踢地上的衣服“你?还庄重?可拉倒吧,你怕不是又想要调戏人家新调来的参谋长吧?”赵云澜从地上爬起来又到另一个衣柜翻找“我可没有啊,你别瞎说让人听见又该乱传了。”祝红一脸老子信了你的邪的表情看他一副要拆了房子的样子。


 


 


 


“行了行了,别翻了。我一会让人把上次给你做的西装拿回来,你可别拆家了。”祝红把地上的衣物捡了起来,赵云澜一听两只眼睛都发了光了。连忙接过祝红手里的衣服“这点小活就不劳烦红姐了,您去把衣服拿回来就行。”祝红看赵云澜笑得一脸谄媚,虽说生气但是还是去给他拿了衣服。


 


 


赵云澜穿着一身修身的西装三件套,特意打理了一下发型还骚包的喷了点清香的古龙水。一下车就遇见了一群熟人,他在中间被簇拥着带着张扬又不让人觉得狂妄的笑。和身边的人聊着天,谈着世道谈着生意。


 


 


沈巍从二楼踱步下来,穿着一身素白的西装。在这一群长袍马褂中靓丽的扎眼,明明没有什么多余的修饰。明明就是车站的样子只是换了身衣服,赵云澜却觉得是天神下了凡。而这天神只是抬了抬眼,他便已失了魂魄。


 


沈巍在二楼的时候就看见了人群中的赵云澜,他像是一盏灯火明晃耀眼。被人簇拥着仿佛与每个人都无比熟络,却又都保持的礼貌的距离。离得越近沈巍越看不清赵云澜,就像是现在赵云澜竟然来邀请他跳舞。


 


 


沈巍皱了皱眉头抬头一言不发的看着他,赵云澜看着美人儿迷蒙的小眼神儿,感觉自己的心尖都要化了。“我可以跳女步,怎么样?跳一曲?”赵云澜故意把自己的嗓音放的低沉沙哑,像是带了酒气将沈巍迷的竟晕乎乎的点了头。


 


 


赵云澜握住那只白皙的手,拉着沈巍进了舞池。林静在一边给乐队塞了点钱,换了一首轻柔暧昧的舞曲。赵云澜拦着沈巍的腰惊讶的发现,原来一个男人的腰也可以这么细。沈巍趁着他琢磨自己的腰时反手扣住了赵云澜的手,赵云澜一惊但是自己挑起的祸也只有自己来平。


 


 


沈巍舞步利索而赵云澜虽说自己跳女步,但是他压根不会只是僵硬的躲着怕踩了沈巍的白皮鞋。沈巍笑了一下俯身在他耳边“我跳女步,这次你欠我的。”赵云澜一看有台阶那立马就连蹦带跳的往下下“行行行,我欠你的。多谢沈长官,要不这次就出丑了。”沈巍只是嘴角微微噙着笑。


 


 


沈巍改了步伐赵云澜立马跳的欢多了,赵云澜看着他嘴角的笑意不知怎地。心里一下子被装的满满当当的,那种感觉像是要溢出来一样。到最后沈巍还配合的转了圈,最后两个人行了个礼。周围的那些小姐夫人尖叫声此起彼伏,各位军官其实也都吓得不轻。谁都摸不准这个沈少爷的脾气,也就只有这个赵云澜敢摸老虎的须子还能全身而退的。


 


 


 


赵云澜这一曲下来其实背后早就汗湿了,拿起一杯酒一饮而尽。而沈巍还在和别人聊天,丝毫没有异状。赵云澜脑子里全都是沈巍温柔的声音还有那个笑,赵云澜晃了晃头拿起一杯酒刚碰到嘴唇。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拿走了他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


 


 


赵云澜看到那个碰到他嘴唇的酒杯,碰到了沈巍的唇然后进了他的口中,喉头微动。赵云澜在心里骂了句脏话,低下头脸颊发烫。“赵先生?您不舒服吗?”赵云澜听到沈巍的声音,说着关心的话却明明是调笑的语调。“没事,多谢沈长官关心。”赵云澜说完就听到了一声笑。


 


 


赵云澜一脸惊讶的抬起头,看到沈巍笑了。不是那种仅限于唇角的笑,而是真的微微露齿的笑,就连眼里都带上了笑意。


 


 


 


那个笑明媚极了,明媚的像是要召唤回春天。


 


 


 


 


PS: 在结束之前写最后一个小短篇,最多三篇算是我最后的致敬吧。


 


 


此致敬礼。

评论
热度 ( 103 )
  1. 照锦遇到明 转载了此文字
    那个笑明媚极了,明媚得仿佛要召回整个春天

© 照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