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澜】他们杀青以后得有多甜

并吞:

 • bug请无视


 • 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发粘糊糊的糖,治愈一下吧


 
———————————— 
 
导演终于大发慈悲,喊道:“咔!”。 
 
 
 
 
刚刚还深情状的赵云澜一秒变脸,包着的两颗眼泪嗖得一下就没了。他揉了下眼睛,嘿嘿一笑,伸手揽住面前人的肩,把那副起了雾的眼镜扒拉下来,先亲一口,爪子在沈巍脸上蹭了两蹭:“诶宝贝儿,别哭了啊,回去老公给你做好吃的。” 
 
沈巍眼眶还红着,嘴角倒是小小地扬了起来,任由赵云澜的手在自己脸上揩油,拿出手帕仔细地把对方的脸擦干净了,转头问:“可以了吗?” 
 
被当成背景板的导演:“可以。” 
 
于是杀青,喜大普奔。 
 
 
 

 
当天下午,美滋滋的赵云澜拉着沈巍沿街道慢慢踱回家,买了兜青菜,选了几个土豆,摸了条鱼并豆腐两块。赵云澜一路兴奋地嚷为庆祝杀青得喝顿大酒,家里那一桌子早被沈巍丢得干干净净。沈巍数次口头拦截失败,干脆半搂半赶地把赵云澜从超市提回了家。 
 
路过特调处,被王朝阳及其妻子拦下,又塞了袋水果。 
 
回家,赵云澜躺尸,沈巍先削了个苹果,切好一碗拿牙签戳着送到赵大少爷手上,被偷香一次。沈巍红着耳尖面不改色地回到厨房,挽起袖子先拍黄瓜,赵云澜躺在床上叨叨。 
 
“诶你说这编剧为啥要把咱俩最后写成这么个破结局啊?多悲伤啊,我看着都要哭了。我跟你讲,就我托镇魂灯那儿,我心里想,哎哟卧槽,小郭那一身功德原来全白瞎,是个幌子!这薄命孩子之所以薄命不是因为他是灯芯,是因为他真薄命!搞了半天还得我出马,这条线到底还是废了,啧啧啧。” 
 
“导演这样拍,自然有他们自己的考虑。”沈巍语气温柔贤惠识大体,拍好黄瓜,淋油加醋放糖,滴薄荷汁。 
 
“哎是啊,这该怎么拍还是得怎么拍,他们那一套我可不懂,反正我俩在一起是真。不过想想,你当时都死了,我一个人活着也没啥意思,还不如跟你一起呢,这个情节我认了。但真要说我最最不满意的地儿,就是整部剧里面,咱俩居然连个拥抱都没有?嘶,这就太没道理了。就算咱俩是兄弟,经历了那么多,到最后总该有个情感的发泄吧?他们这样拍,我简直觉得像个渣男,一万年前欺骗了清纯可爱的小鬼王同学,一万年后,还欺骗了咱温柔痴情的沈大美人。” 
 
赵云澜自顾自地咕咕完,把牙签一折扔地上,起身走到厨房。沈巍正举着刀凌迟鱼肉,一刀一刀甚是优雅。赵云澜从背后抱住他,头搁在其肩膀上:“拍你放血那段我就想这么做了,虽然戏是演的伤是假的,看你那个表情我都要当真的,真心疼。可惜,咱俩是兄弟情。”他掐着嗓子细声细气道,“黑袍哥哥,人家与您~~有缘~无份~呐~~” 
 
沈巍动了动肩膀,大概是嫌重,对赵云澜的调戏不予回应。 
 
“戏外也这么没情趣。”赵云澜换了一边搁,眯着眼睛搂得更紧。沈巍走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一摇一摆,狗皮膏药似的。 
 
沈巍挣脱几次无效,只好软着嗓子低声道:“你……能不能先松开?” 
 
“不松。” 
 
赵处犯熊。 
 
“……你这样我没法做饭,”之前谁谁谁信誓旦旦说要给自己做饭来着, “听话,先松开。” 
 
“那好啊。”赵云澜爽快地在沈巍背上一阵乱蹭,蹭得脸颊红红的凑到沈巍耳边,“来,给老公香一个。” 
 
…… 
 
沈巍镇定:“别闹。” 
 
小样,还装。赵云澜乐呵呵地看着对方耳尖的红色蔓延到脸上,心里那种快乐非常简单,简单到傻气。 
 
沈巍露出标志性的“我很想但我还有事要做我不能”表情,欲言又止。赵云澜欣赏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贴在沈巍通红的耳边叫道:“小巍~” 
 
于是沈巍的表情变了,赵云澜眼尖发现他喉结滚动了一下,于是再接再厉,一声声小巍喊得越发顺口。不多时,沈巍投降,在赵云澜看来非常克制地侧过头,在自己额头上亲了一下。得亏两人都过了这么久了,沈巍还是一副矜持样…… 
 
……个屁。赵云澜想起他们拍戏时,有一幕是他咬着大拇指要沈巍报答他,当时沈巍就是这副表情,外加一本正经地狂喝水。 
 
沈大美人满脑子装的都是什么呢。赵处脑内吐槽。 
 
然后当晚沈巍就好好“报答”了他一番。 
 
沈大美人满脑子都是不能过审的梦。赵云澜抓着床单痛并快乐地想。 
 
 
 

 
亲也亲了,赵云澜再没有理由不松开,只得退一边,看自家教授麻溜地把鱼腌渍起来,麻溜地趁这个当儿炒了盘青菜,欻欻欻地开始切土豆。 
 
“要吃肉。”赵云澜冒泡。 
 
“有鱼。”沈巍当他眼瞎,体贴地指指那碗料酒血水泡着的鱼。 
 
“现在就要。” 
 
“……” 
 
沈巍好脾气地望着他,不太懂自家这位祖宗又是哪根筋没搭对。  
 
“……” 
 
“……” 
 
赵云澜一直觉得沈巍这副有点迷惑又有点无辜的样子忒迷人,根本把持不住,索性不把持,换上一副登徒浪子面相扑向沈巍,对准嘴先啃两口,啃完见对方还没反应,这便宜不占白不占,再来!点杀法式长吻! 
 
“……云澜?”沈教授是土生土长的龙城人,没见过这等国际大场面,只来得及叫声名字,就被吻了个乱七八糟,慌忙中赶紧把菜刀放下,揽着闹腾的小澜孩远离危险地带。 
 
一吻完毕,赵云澜稍稍分开些,笑嘻嘻地蹭了蹭沈巍的鼻子,说出那句他梦寐以求的台词: 
 
“宝贝儿,你也太辣了。” 
 


 

 
虽然亲了很多次,但掌握主动权的感觉就是好啊。赵云澜喜滋滋地回味,没忍住磨了磨牙,以后多让沈教授长长见识,说不定哪天自己还能试试上位者的快感。 
 
……想到沈巍平时柔柔弱弱彬彬有礼,到床上却是半点不留情面,尤其原则问题一律不退让的状况,赵云澜就脑壳疼。沈巍是先温温柔柔地问 “云澜你疼不疼”“我可以这样吗”,要是自己回答“没关系,不疼”和“行,没事儿”,那皆大欢喜一顿狠干。如果自己回答“疼——疼疼疼疼疼,诶轻点轻点轻点”和“别别别千万别,饶了我吧”,那斯文败类就会垂下眼,露出不知所措的委屈表情,说: 
 
“我轻点儿”。 
 
……WTF那你倒是轻点儿啊?!! 
 
然后第二天的赵处长只能趴在床上,让低眉顺眼的沈教授给他五星级的私人按摩服务。 
 
沈巍是有原则的人,说按摩,绝不只是按摩。 
 
 
 

 
且说这边赵云澜脑内跑了一圈车回神,那边沈巍还一脸严肃,正襟危坐,像在琢磨“单克隆抗体原生质体种间融合抗原基因提纯”之类的问题。赵云澜见他这样,盘算着要不要再来个湿吻什么的给对方致命一击。 
 
刚凑过去,就见沈巍眉毛一抬,直接一手摸上赵云澜后脑勺,按过去,给他来了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法式长吻。 
 
赵云澜当场懵逼,很快就被吻得浑身发软,“唔唔”地去推人。沈巍吻完了,轻轻碰了碰他的脸颊,很无辜:“这样?” 
 
学术探讨的语气。 
 
赵云澜摸了下嘴唇,油光水滑。 
 
“你……” 
 
“我的异能是学习。”沈巍好心提醒。 
 
“…………鱼!那鱼你不管啦?我要吃鱼。”赵云澜乖巧。 
 
沈巍笑了一下,转过身继续做鱼,留赵云澜一个人肿着嘴唇扼腕叹息。 
 
今天也是被压迫着的,赵处。 
 
 
 

 
饭饱,人懒,赵提议以划拳决定洗碗者,未几,败,遂赖皮,宣布赢家得之。沈沉默不动以示抗议,奈何赵高呼“宝贝儿”,浪重浪,浪打浪,一浪接一浪,终于屈服。 
 
又一次成功指使沈公仆的小澜孩心满意足地躺沙发上,听着哗啦哗啦的水声,拿根棒棒糖当指挥棒瞎比划。 
 
“……赵云澜。”沈巍突然开口。 
 
“?” 
 
“你是不是,还在想那场戏?” 
 
赵云澜摊手:“没有啊。”说完自己愣了会儿神,想一想,又笑一声,“这也太扯淡了。如果你功力大减,我肯定会发觉的,不可能让你一个人回地星。” 
 
“别的不说,至少我会去查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会知道你为复明我的眼睛都付出了什么。不管是什么,我都和你一起承担。” 
 
“如果我知道你等了我一万年,我肯定会抱你,沈巍,抱都是小的,我亲不死你,哪有笑一下就完事的,真是。” 
 
“我和你一起去地星,一定有别的办法,既可以打败夜尊又可以让你活着。毕竟我这么机智。还有……” 
 
“云澜。” 
 
“嗯?” 
 
赵云澜坐起身,沈巍洗完了碗,正坦然地看着他,目光里的东西呼之欲出。 
 
“我会叫你云澜。”他说,“云澜。” 
 
赵云澜怔怔地看着他,片刻后嗤得一下笑了。 
 
“哎,得,咱俩都入戏太深。”他停了一下,突然皱眉,“哎,夜尊那小子呢?” 
 
“他先杀青,已经回去了。”说是不想看我俩最后那场。 
 
赵云澜阴着脸沉默一会儿:“你警告他,永远别想那么干。” 
 
“……好。” 
 
“不然你说你会拿斩魂刀打他屁股啊。” 
 
沈巍轻笑一声,走过来,认认真真望着他: 
 
“好。” 
 
赵云澜朝他一笑,沈巍心领神会地俯下身。 
 
 
 

 
“……拍得真烂。”亲得黏黏糊糊的时候赵云澜突然蹦一句。 
 
“是有诸多不足。”沈巍附议。 
 
“是烂。”赵云澜纠正。 
 
“的确有待提高。”沈巍不从。 
 
“……切。”赵云澜不再理会沈巍那点读书人的倔强,闭上眼,专心把身上人拉进怀里。他承认,他是有点被吓到了,导演和编剧啥都没记住,偏偏记住了他曾经向那只碗立的flag。一百条路摆在那里,条条通罗马,他们非要走第一百零一条死胡同。 
 
不管,人就在怀里抱着。虽然体位上不尽人意,但他看上了就是看上了,看上了就是他的,连神都抢不走,一个破剧本,还能反了天了? 
 
这么一想,赵云澜又得瑟起来。一得瑟就浑,凑沈巍耳边吹气:“沈教授,您看您都在上那么多次了,让我一次呗?” 
 
沈巍拿眼神凉凉地刮他。 
 
赵云澜笑。 
 
沈巍活了一万年,这事儿上却单纯得可以,赵云澜一想到这个就有种五味杂陈的欣慰。反攻无望,但他还是能教教沈巍怎么在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满足他对上位者的迷之执念。 
 
便宜你了。赵云澜嘀咕。 
 
用心良苦,牺牲良多。 
 
——————ture end—————— 


 
巍澜于我,应只有HE。 
 
(2018.7.26 1:26am) 

评论
热度 ( 825 )

© 照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