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水冲了龙王庙

北望司:

最近,龙王看那个新来的河神不太顺眼。


刚上岗的小年轻,耷拉着一张脸,一点儿人情味……神情味都没有。龙王的龙宫这么多年一直没人敢管,河神一来,哗啦一下冲掉了半片屋檐。


河神:你龙宫那片区域出界了,处于入海前的盐水湖,算违章建筑,我清了啊。


 


龙王能不气吗,气疯了,抄着家伙就去找河神算账。没想到太久没离开海,乍然去了淡水区,一下子电解质紊乱,昏倒在了半路。


等醒过来的时候自己正在吊盐水,河神坐边上,耷拉一张脸:诊疗费五百。


龙王没带钱:能用海鲜先抵债吗?


河神:不行,我海鲜过敏。


 


龙生龙,河神不是河神生的,是死在水里的人变的。河神死的时候大概二十来岁,穿着套普通T恤牛仔裤,还戴着眼镜,就是个随处可见的男大学生。


学的是生物,跟船考察时候出了事。


 


这么个平平无奇的出身,龙王哪里把他放眼里,三天两头找由头整他一下。要么入海的地方不让你入海,要么出海的地方不让你出海,理由随便找,反正都算河神的锅。


就这么折腾三个月,河神想去找他谈了。龙王美滋滋:不见。


刚说完,就听见哗啦一声,龙王宫又被冲垮了半片。河神面无表情:我那边存的水太多了,本来想告诉你淡水区水流太大的事儿,是你自己不想听的。


 


龙王没地方住了,在外面晃荡半天。河神派人去问:你要不住我这边?


龙王:别逼逼,老子就算是在睡大街也不会睡你那边!


一天之后,龙王抱着睡袋站在河神家门口:给我一间屋。


淡水区的水,真香。


 


后来河神遇到点小麻烦。他住的河道要被填了,改建住宅区。


龙王宫还没修好,河神要是搬家,龙王只好跟着一起搬。龙王拍胸口:等到时候直接发个大水淹了方圆百里就行了!


河神:我们来玩个游戏好不好?你变成龙,然后试试能不能在我家柱子上打个死结。我赌你不行。


龙王最不想被他小看,三下五除二就在柱子上盘成一个中国结。盘完之后发现河神不管他了,在柱子上嚷嚷半天。


水淹百里的计划落空。龙王只好老老实实去给那个项目的老板托梦,风水玄学瞎扯一通,连托七天,总算让项目改了地方。


 


龙王从此有个疑心病,看到柱子就要砍掉。


 


过了一阵子,龙宫修好了,龙王屁颠屁颠搬了回去。为庆祝乔迁,河神给他送了个中国结,气得龙王咬牙切齿念叨好几天。


本来有来有往,时不时互相串个门。龙王平时日子过得没劲,河神是个轮转很快的位子,大家都不喜欢每天待水里,一般干不了几天就投胎去了,然后找个死鬼当新河神。但是这个小青年一口气当了三年河神,两人鸡飞狗跳闹到相熟,龙王有时候忘了把南边的水调回海里,就只好和河神托个梦:宝啊,你看看,明天是不是借我点水……


基本上第二天就会有一波汹涌的水流涌入海里,把龙宫冲得七荤八素。


 


 


第五年的一天,有人告诉龙王,河神好像出事了。


能出啥事?又来了个工程队要填河?龙王摸摸中国结,心有惴惴。


不是的,是河神逆天命了。


 


人各有天命,有人终老,有人半途遇不测。那些命中注定要淹死在水里的人,名单都会交给河神,河神要负责监督这些人有没有死在该死的地方。


可这几年,这个河神都在偷偷放人,能救的就都冲上岸了。这算逆天命,已经是大罪了,龙王要去拿人的。


 


龙王想了想,去找河神。去的时候河神在忙,没空搭理他。


龙王清清嗓子:是这样,咱俩也算不打不相识……


河神:你要抓就抓吧。


龙王:啊你知道我来干啥的就行了,那行,看在冤家一场,抓你前咱们最后比一场。


龙王贴着柱子:我试试能不能在柱子上打个死结然后自己挣开,你……你跑呗。


龙王真把自己打了个死结,等河神跑。可等了半天,那人也没跑。


河神:你不抓也会有人来抓的,从柱子上下来吧。


龙王:我、我下不来……


 


河神把他解开。刚解下来,龙王就把他往背上一扔,冲了出去。河神离不开水域,龙王只好带他往海里逃。一边逃一边抱怨:你哪来那么大胆子居然敢逆天命,看着老老实实的……


后来想想,龙王庙这家伙都拆了八九次了,还有啥事不敢干的。


 


龙王带着河神四海逃窜,好几次眼看要被抓住,都硬是冲了出去。


最后被堵在海底,实在没地方逃了。龙王被打得奄奄一息,盘着柱子似的盘着河神。


 


这时候,其他龙王来了,一开口就是:算了算了,把他们放了吧,不计较了……


因为龙王们实在被大水冲的受不了了。


 


——只有河神才能指派新河神,但河神和龙王在外面逃那么久,水里没有新的河神。大水天天往海里玩命似的灌,每天冲一座龙王庙。


一合计,算了吧,逆天命什么的,从其他地方找指标凑……也一样?


 


龙王屁颠屁颠和他各自回去了:行了!老子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这个麻烦精了!


 


结果河神前脚刚到家,后头就有人敲门。


 


开门一看,龙王抱着睡袋站外头,脸色铁青:我的龙宫也被大水冲了,我又没地方住了。



评论
热度 ( 2709 )
  1. TiAmo北望司 转载了此文字

© 照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