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季】庄大夫说他只不过带季队长吃了顿肯德基

砚珀珣:

完全管不住我这手。
说好不写啦!
取这个名字只是因为日常片段不知道叫什么而已……
没想到上一篇那么受欢迎……本来就是日常片段,没想到反响这么好ww
你们要的,接下来的日常片段。
ooc挺严重,辣眼睛。








季白把Kris抱到大腿上,从桌子上摸过一条薯条,沾了番茄酱后递到拉布拉多的嘴边。
庄恕不重不轻地用手指敲了他手背一下。
“有给狗吃薯条的么。”
季白缩回手,“我没打算给它。”
“那你递过去。”庄恕从季白手里抱起Kris,对它说,“别理你妈妈,他有病。”

季白想打人。

他拿起桌子上的汉堡,撕了一块后放入嘴里,“我想吃香辣鸡腿汉堡的。”
“只有劲脆,”庄恕噎他,“爱吃不吃。”

牵着Kris进来的时候被肯德基的清洁工拦住了,委婉地告诉他们这里并不允许宠物入内。
季白摘下墨镜,眨了眨眼看他。
“庄恕,”他回头问,“你是不是又把Kris脖子上挂的牌子取了?”
庄大夫抿嘴,“你有我还要什么Kris啊。”
“我就牵着,不然不习惯。”

导盲犬允许入内。

他们唯一一次没有带Kris是那次看日出,庄恕记得他那次的疯狂,那时他刚找到新工作,就跟院长请了整整一周的假。
他领着季白驶过国道,在空无一人的高速上迎往星辰。

路旁有树缠藤,风过去,还有叶子哗啦啦地响。

他们在自由的路上越走越远,季白将手伸出车窗。
庄恕看他一眼,这周围没有车,于是他也便允了。
“有风,庄恕,”季白闭上眼睛,“我碰到了。”
“嗯。”

他偏过头,对着窗外。
“我看不到,但我感觉得到。”季白缩回了手,关上车窗。
“这世界还是我的。”他说。

他们停在海边的公路边上,隔着护栏,庄恕揽过他的肩膀。
“看到日出了么。”
金色的,火红的,那轮红日从海下一跃而出,周围闪着金边,是那么的虔诚柔和。

似乎是希望的颜色。

庄恕让他握紧自己的手。
手心上还有一张硬硬的卡片。
季白摸过那些突起,指肚上的触感十分粗糙,别扭歪和。
但他还是认出来了。

以后过马路,你低着头,我牵着你。


“我见过天堂,见过地狱,”庄恕望着他,“可我独独没见过人间。”
“那你见到了么。”季白问他。
“见到了,”庄恕捧住他瘦削的脸庞,他近一年来瘦得厉害,也没有几年前朝气蓬勃的模样,“你就是。”

庄恕的名字,教会他的应该是宽恕。
应该是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但庄恕做不到,他在黑暗里呆了近三十年,他做不到宽恕任何人。

可季警官却和他说,真相一定会大白。

“我想救你,”庄恕遮住他的眼睛,“能让我救你么。”


庄恕咬了口鸡翅,用纸巾擦了擦手上的油,然后站起来。
“你去哪儿啊。”季白止住Kris的呜咽声。
“洗手间。”
季白撇嘴,“就说去厕所得了呗。”

庄恕走后,季白又把Kris抱起来,摸着他的毛问:“你吃不吃薯条?”
Kris汪了一声,叼起他的袖子。
“我不给你吃。”季白终于满意地把这句话说出来了。

忽然有人坐到他身边。
季白以为是庄恕,于是便胡乱地伸出手去抓他,“这么快就回来了。”
“你把餐巾纸给我。”
没有人理他。
他心下疑惑,“庄恕?”

他下意识地眨眨眼,依然是聚不了焦的瞳仁,但是干净好看。
“……三哥。”身旁的人涩涩开口。

他一愣,然后若无其事地坐直身子,把Kris放到地上,“赵寒么?”
那人忍不住哭哭笑笑,“三哥!”

季白自从出事后就再没联系过曾经的同事们。
许诩是见过他几次的,在季白最颓丧的时候是许诩陪他去公益中心免费领了Kris,带他见了学习盲文的老师。
后来季白就不让她来了。
“……联系你们干什么呀,”季白嫌弃,“你们还不够我头疼啊。”
许诩笑着说是,我总让师父头疼。
转过身抹去眼角的泪水,揉了揉Kris的头毛,轻声细语地嘱咐着一定要照顾好你主人知道吗。
警队里每个月有补助金,季白生活无虞。

“云南的队伍里我算命大的,”季白喝了口可乐,“死了多少人呢,我还活着不错了。”

庄恕从洗手间出来,看到赵寒。
他板着脸走过来,对脚底下的Kris说教。
“不是让你照顾好你妈妈么。”

季白依然想打人。


回家后季白热了肯德基里剩下没吃完的两个鸡翅端给庄恕,“吃吧。”
“就给我这个?”
“不然呢?”


那天清晨收露,他们走下国道,站在海滩上,任海浪拍过碎成泡沫。
他们全身湿透,季白拉着他沉在海里,一次次地沉下再浮起。

“如果你救不了呢?”
他带着浑身的海腥味吻他。

“那我也陪着。”
庄恕压过他一头被水泡后有些发软的头发,加深了这个吻。


其实哪儿都一样,天堂地狱,人间修罗。
我都陪着。

这世界还是你的,而你是我的。




【求红心评论推荐……挺甜的,嗯】

评论
热度 ( 527 )
  1. 照锦砚珀珣 转载了此文字

© 照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