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柠:


  @何堪最长夜 



收到这样一份礼物真的太受宠若惊,长夜姐姐的图和视频一直是我非常非常喜欢和佩服的,感觉自己突然成了命运的宠儿,兴奋,甚至骄傲,抱住长夜姐姐啵叽!


《三十年》是个历史向的故事,因为发生的时代之特殊以及人物年龄的障碍,我从没想象过它能被剪成视频。在素材如此有限,情节如此波折的前提下,长夜姐姐这样的还原度真是让人拜服。


不是第一次听到《生如逆旅》,那种浸润在整首歌曲中的忧郁和缠绵太过动人,每一声曲调都是倾诉,每一句歌词都是抹着糖的玻璃渣。在披荆斩棘的逆境和朝生暮尽的动荡里,不知何处归息,却幸而有你同行。长夜姐姐说,这首歌是“明楼与明诚的一场低吟浅诉,他们相互依偎,追忆过往,慨叹世事,互诉衷肠”,于我而言,也像是两人白首同归,我的记忆中和我的身边都是你,所以此生再难,我亦无悔。


整个mv都是黑白灰的色调,像是翻开一段沉寂的往事,扑面而来那所有的意气风发抑或颓然沧桑,所有的平安喜乐抑或风刀霜剑。他们的坚持与信仰,他们的无助与抗争,他们的痴缠爱恋,都在这四分钟有了一个浓缩的体现。


故事从多重身份讲起,从战火纷飞的岁月向后蔓延,前半生的回顾,一句“我心忧矣,可有灵犀”,配上阿诚哥在楼梯上的焦虑和守望,大哥面色坚毅的前行,非常巧妙地道尽了乱世中人的忧虑与决绝,还有两人之间无可比拟的默契与爱意。


画面切入新时代之后,我惊叹于长夜姐姐用原剧(甚至他们更年轻的时候的作品)剪中老年而毫无违和感,精准还原了他们捐宅前并肩而坐彼此慰藉,明楼接受讯问时隐忍却坚定的眼神,明楼定罪后的那次争执,抄家时破碎的环境和失落的《家园》……我尤其喜欢大雨中明诚拿着大衣冲出去的镜头,想象这就是那场三十年的腥风血雨,而明诚对明楼那些很难剪辑出来的关切、痛惜、呵护、支撑,都在选取的这个画面里溢出屏幕。写信焚信那一段的画面大概比文字更有表现力,自己笔下的故事能有这样具象的表达,实在是太过惊喜。视频结束在重逢那一刻,而在文中我给了他们一个夕阳红的晚年。


1949-1979是一段很多人不愿触碰的岁月,我落笔之初也只是为了完成自己的愿望,脑补出他们可能经历的后半生。我想说一个可能不那么美好,不那么顺遂,但是殊途同归携手终老的故事,所以我感激每一个愿意点开它的读者,珍惜每一场相遇。


再次表白长夜姐姐,你的礼物点亮了我整个焦头烂额的考试周,认识你真的太幸运!比个大大的心~






何堪最长夜:



【楼诚】生如逆旅 | 于你我,可知于何处归息?


送给 @雨柠 和她的《三十年》


预警:内含WG情节(HE),不喜慎入。


我想,每个剪刀手都有一页自己的歌单,一些词和曲在那里蛰伏着,等待一个契机、一线机缘,来赋予它们新的面容。《生如逆旅》这首歌,在我听来,仿佛多年之后某个宁静夜晚,明楼与明诚的一场低吟浅诉。他们相互依偎,追忆过往,慨叹世事,互诉衷肠。我尤其喜欢02:07分之后的二重唱部分,两个人你一句,我一语,跟随与追逐,哀吟与喟叹,再加上一直觉得吾恩的声音与凯凯有几分相似,代入感非常强,所以每次听起都难免沉陷其中。


直到读到雨柠妹妹的《三十年》,这首歌终于浮现了更具象的画面在我眼前。比如潘汉年被捕,雨柠写到楼诚的对话,明诚“疯狂滋长的疑虑和恐慌”,让我瞬间想到《生如逆旅》里一句“于你我,可知于何处归息?”再比如雨柠写到《家园》被抄的情节,我仿佛听见明楼痛惜“一生痴,无从计”,而明诚就跟着他哀叹三声。这句也是整个二重唱部分里我最爱的一句。平反之后,他们的《家园》最终也没能找回,明诚毫不在意地安慰明楼,还许诺另作一幅送他——任谁都能听得到他跟随着明楼的那几声叹息,但是雨柠选择了避而不写,以笑代叹,这是明诚的隐忍与明亮,也是作者的克制与温情。


对唱的歌词字幕,我用红字代表明楼部分,用白字代表明诚部分,以此致敬他们赤诚信仰与洁白灵魂。1949至1979,这一段历史的回顾、书写与阅读都需要勇气,而楼诚无论顺境逆旅,都是他们最美好的样子,这会让我们每个人在那段残酷岁月面前,都潸然泪下,也都肃敬温柔。感谢雨柠:)




附:长夜目录




评论
热度 ( 444 )
  1. 照锦雨柠 转载了此视频

© 照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