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我想到你碗里去

维木向东:

甜甜甜,一发完




 



捞一发爪的趴北边儿的小狮子☟


《望见一只狮子伏北方》预售点我  





一个小奶狗的梗,虽然可能吃起来并不怎么奶......




------------------------------------




  李熏然心里苦。


  好不容易准时下班,能够清闲在宿舍看看电视玩玩游戏,还没等他吃完第一包薯片,手机铃声就好死不死地响了。


  认命似的从床缝里抠出手机,发现竟然是自己家爹打来的电话。李熏然迅速排除了“紧急任务”“叫他相亲”“回家吃饭”等多种选项,实在猜不透老头子这个时间打给他干嘛。


  催命连环call,李熏然想把手机扔在一边装作没听到的样子,可惜电话那边坚忍不拔地持续拨打,只好消极接起电话,拉出一个长长的“爸诶——”


  意料之中的不满没有发生,空白了半秒后,电波里传来一个温柔的男声。


  “你好,李……李熏然是吗?李局长喝得有点多,可能需要麻烦你来接他一下。”


  李熏然着急忙慌地咽下嘴里的东西,一边叹气一边穿衣服:“好的好的,麻烦您把地址发给我。”


  不省心。李熏然在内心呐喊苍天,多大的人了还能在应酬局里喝多。


 


  小奥迪如同流星降临一般坠落在凌远身前,凌远面色清醒扶着李局长,应付着李局长的酒后胡话。


  从奥迪上下来的年轻人慌忙扶住已然醉了的爸,还有空伸出一只手充满歉意地向他介绍自己。


  “你好,我是李熏然,我爸麻烦您了。”


  凌远看他力不从心还要假客气,忍俊不禁。他很难想象面前这个阳光可爱的小伙子竟是个警察,光是休闲的衣服便让他的身形挺拔如此,倘若他穿上警服,一定更好看。凌远扯回自己的思绪,直视李熏然神气的眼睛。


  两个人的掌心贴合,一个不是很标准的握手。


  “不麻烦,我是凌远。”


  李熏然的掌心温温热热,松开凌远的一瞬间却出了一掌心的虚汗。


 


  李熏然谢过凌远后便分开,把李局长摆进汽车后座,已经驶出酒店院门才发现父亲身上披着一件不属于他的衣服。


  李熏然想起刚刚只穿着衬衫、手温冰凉的凌远瞬间得出结论,倒车又开回门前,看了眼后座上睡得安稳的李局长,放心地拿着衣服下车了。


  左右顾盼都没有看见刚才那个瘦高的身影,李熏然有点失望,刚要拐过墙角却猛然听见熟悉的声音,李熏然一激灵,快速地刹住自己躲回到墙后去。


  凌远的声音一点不像刚才似的春风和煦,反而冰冷又难过。站在他对面的男人急着解释,被凌远一次又一次地打断。


  几句话足以让李熏然明白事情的经过,刚刚认识便窥探到令凌远难堪的真相,纵使李熏然清楚假装没听见是最好的选择,可无奈他身体先思维一步行动,满面笑容地出现在两人面前。


  “哎,远哥,可算找到你了。”李熏然演技爆棚地假装刚刚才来,顿了顿,“你们在谈事情?”


  “没有。”凌远不等男人回答便抢先说道。他也惊讶于李熏然怎么又找回这里,看到他臂弯的衣服也就明白了。凌远不知道李熏然听到了多少,他不太愿意让一个陌生人知道自己拿可怜的身世,不过还是感谢他装熟帮他解围,软下语气顺着话头说下去:“熏然有事?”


  “我爸找你呢,让你去我家坐坐。”李熏然满口胡言,拉着凌远的胳膊往反方向走,把身后的男人当做不存在。


  “小远!”男人激动着又叫了一声,李熏然明显感受到凌远的身体一僵,随后若无其事地被李熏然牵走了。


 


  “有心了。”凌远淡然地说。


  李熏然随口一答:“没事。”


  身边再没了声音,李熏然才猛然反应过来,自己一个刑警竟然着了凌远的道,两句话套出了自己刚刚听了个完整的事实。


  “那个……”


  “谢谢。”凌远和李熏然站在车前,“耽误你了。”


  “不耽误。”李熏然挠挠头,“你怎么回去?”


  “打车,我喝酒了。”凌远说。


  李熏然眼睛一亮,打开副驾驶的门,标准的迎宾姿势:“那不如我送你回去吧。”


  “不了……”


  “做戏做到底嘛。”李熏然不听他拒绝,弯弯腰,挑挑他那可以单独出道的眉毛,可爱得紧,“请?”


  凌远抿抿嘴唇,躬身坐进去。


  李熏然小羊撒欢似的溜进了驾驶室。


 


  李熏然先把李局长送回家,再出来送凌远。


  凌远报了自家地址后就没再说话,半路上总觉得自己是把李熏然当成司机对待,还有些不好意思。


  平时四面圆滑的凌远此时此刻想了好一会儿也没能找出一个话题,半天憋出一句:“李局长在家可以吗?”


  “可以,我妈在家看着他呢。”李熏然随便答道,“我可不想天天在家吃狗粮,这么多年了还没腻歪够。”


  凌远笑了笑:“你自己在外面住?”


  “住宿舍,我是副队长,有独立单人间住。”李熏然开车间扔给凌远一个骄傲的眼神。


  “这么厉害,年纪轻轻就是副队长了。”凌远的思维不知道飘到哪里去,只跟着感觉回答,“一定立过不少功吧……肯定也受过不少苦。”


  李熏然的心脏猛然漏了半拍。


  “可太谢谢你了。”他说。


  “嗯?”凌远回过神。


  李熏然好像没心没肺地笑:“以往我说我是副队长,他们都只当我是局长的儿子才……你是头一个。”


  夜晚的路灯灯光落在李熏然脸上,忽明忽暗。凌远恍然叹了口气,一本正经道:“那是他们瞎了眼。”


  “盒盒盒盒盒。”李熏然笑,“你这是夸自己还是夸我呢。”


  “夸你。”凌远理所当然。


  李熏然感觉自己的心跳过于快了。




  车子稳稳停在凌远家楼下,凌远道了谢,慢悠悠地下车,嘱咐他回去时小心开慢点。


  李熏然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看凌远的背影马上消失在门后。


  “……远哥!”李熏然突然叫。


  凌远连忙抵住门回身:“怎么了?”


  车里的黄色灯光掩盖住李熏然微红的脸颊,并不想改掉那个满带私心的称呼:“呃……远哥再见。”


  凌远诧异地瞪大眼睛,又在一瞬间缓和起来,笑着与他道别:“再见,熏然。”


  李熏然松了一口气。


  门被关上了,他抬头看着楼上,没过一两分钟,一扇窗亮起来。他记下,三楼。


  窗口突然出现人的影子,李熏然条件反射地屏住呼吸,却看见那个人影朝他挥了挥手。


  启动车子的速度大概达到了李熏然平生的最高水平,直到他回到宿舍楼下的停车场,才长长出了一口气,捂着滚烫的脸瘫在座椅上。


  都怪老李头!


  李熏然一声哀嚎。


  完蛋,要命。


 


  凌远很久都没回家了,本想饭局之后直接回到办公室休息,却没料到半路杀出一个李熏然。


  小孩看着不过二十七八的样子,本以为整日与罪犯打交道的刑警小朋友不懂什么人情世故,却在见着人家的第一面就帮了自己一个大忙。


  自己的小心思似乎被他看得透透的,说话也不见尴尬,问到地址时凌远本要说出第一医院,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报上自己家的位置。


  他对李熏然有点感兴趣,自己家似乎……比医院远一点。


  小孩儿可不知道凌远的小九九,说起话来就聊得欢实,谈起他的职业更是不自觉地挺胸抬头。他自己开车没注意到,凌远在一旁倒是看得一清二楚。


  他觉得李熏然可爱,这么个拼爹的时代里能拼爹却不拼,别人说一句都要难过好久。而凌远一句话让他开心得不行,即便努力压制,雀跃的小眼神也都快要飞出车子去天上跳舞了。


  屋里没有李熏然的车上暖和,他有点不想开灯。


  凌远家里的格调有点性冷淡,五年前他买下这个房子,与前妻同住。


  前妻是个业务能力爆棚而生活能力完全不及格的女人,从装修到入住,没有一点建设性意见,全都是凌远一手操办。如今想想,那几年忙着医改大刀阔斧,竟然还有心思去装修一个家,凌远自嘲着笑笑。


  这里的陈设还是两年前女主人在时的样子,只是扔掉了所有有关另一个人的东西。各种理念和观念的不同让他们到底还是没能长长久久,离婚后凌远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冷冰冰的。


  他在黑暗里挣扎了一会儿,打开了灯。


  因为李熏然似乎还在下面。


  才只是个初相识的小孩儿呢,凌远想,却不自觉地去窗户前向他挥挥手。


  小孩儿逃跑了。


  冻住两年多的心脏终于有一点点变得暖温温的,好像冰雪消融春暖花开。小花朵随着暖风飞进凌远的掌心里,变成一只独一无二的李熏然。


  他在空荡的房间里笑出声来,这位小李警官一点都不像个刑警,至少私下里不像。


 


  于是第二天,凌远就被现实打了脸。


  当他收到李熏然约他吃饭的短信的时候。


  “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


  李熏然回复:“真厉害,原来你是院长啊!”几秒后又进来一条消息:“wowwww十四岁上大学,我就说你面相不凡哈哈哈哈哈。”


  “……”凌远对着手机,十分无奈。


  想了想回他一句:“滥用职权。”


  “善用优势。”李熏然秒回。


  凌远笑得直眯眼。


  韦天舒戳戳李睿,下巴朝笑开了花的凌远点了点。


  李睿稀奇,压着嗓子:“主公第二春啊?”


  “你去问问呗。”韦天舒一脸奸诈的八卦。


  李睿正色:“别想坑我。”


 


  李警官约饭成功,一整天都哼着小曲儿,惹得简瑶频频注目,最后被薄靳言毫不留情地戳穿。


  事实上也用不着薄靳言戳穿,中午吃饭时李熏然就把简瑶单独拉出来,神秘兮兮地跟她分享一个小秘密。


  在李熏然调出凌远的照片给简瑶看的时候,她特别不淑女地“卧槽”了一声:“李熏然,男的!”


  李熏然皱了皱眉:“你应该不是那种看重性别的人啊。”


  “不是!”简瑶激动得语无伦次,“我头一次在现实生活里看见这么好看的两个男人在一起!”


  “谢谢夸奖。”李熏然乐呵呵地,之后又有点小失落,“没在一起,别瞎说。”


  “怂什么!”简瑶晃着他的手臂,“哎你快给我讲讲,你们俩怎么……”


  “……一见钟情。”李熏然打断她,又加上一句,“我。”


 


  “大概……一见钟情吧。”凌远想了想,又加上一句,“我。”


  然后在韦天舒大喊之前警告他:“医院里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你就等着写论文报告吧。”


  韦天舒硬生生地把自己的情绪憋回去,换成小声呐喊:“凌远你行啊你,你你你你——”


  “你什么你。”凌远公事公办似的回答了韦天舒的问题后开始赶人,“你很闲?”


 


  李熏然大概和凌远约了八次饭。


  期间没有约过一次会。


  简瑶恨铁不成钢,薄靳言在旁边揭伤疤:“暗恋你将近二十年都不表白,你还想让他有出息到哪儿去。”


  气坏了李熏然了。


  虽然好像是事实……


  错失机会让薄靳言后来居上是个教训,李熏然没承受住薄靳言明目张胆的激将法,器宇轩昂地翘了个班,窝回宿舍思考人生。


  也许真的应该早点说出来。


  结果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醒来已经是晚上了,李熏然茫然地爬起床,又被冷空气刺激得钻回了被窝。


  手机显示八点十八分,他刷了会儿微博,想起简瑶的生日将至,索性打开淘宝看起来。


  不知道他搜索过什么,首页推荐了一大堆奇奇怪怪的东西,什么情侣手机壳,什么带袖子的懒人被,甚至还有多功能的榻榻米式双人床。


  李熏然被带跑了思路,那个床看起来就很舒服,自带床头灯和小茶几,要是拥有这样一个床,他觉得他能在被窝里待到地老天荒。


  如果放在凌远家就好了,他之前去过两次,风格冷淡得让人觉得孤单。


  这张床放进凌远的卧室,把家里的壁纸换成配套的天蓝色,李熏然继续刷着淘宝,喔,这个书柜也很好,放下来就是沙发,省空间。


  虽然凌远家似乎用不着省空间。


  懒人沙发没有用,看着好看其实放在家里就是一大坨球,坐着也不舒服,李熏然pass掉。


  还有云朵似的小壁灯,如果晚上有事,打开它就足够了,不会打扰人睡觉。


  李熏然一回神,忽然暗自烧红了脸。


  想跟凌远一起生活,想要与他拥有共同的家。


  李熏然想起他睡着之前的决定。


  是了是了,要快点表白来着。


 


  凌远刚下了手术,疲惫得想直接在手术休息室里睡过去。


  好在韦天舒不乐意,好说歹说给他推回了办公室,边走边嫌弃凌远还没追到人。


  疲惫的眼刀也是眼刀,杀伤力巨大地扫过韦天舒,终于闭嘴了。


  他换个话题嬉皮笑脸,试图跟凌远回到办公室,让凌远帮他把报告改了。拐过弯却看见一个溜直的身板杵在门口,听见声音,望了过来。


  韦天舒早在几周前就见过了这个小李警官,知道凌远胃不好来给他送饭的。现在八卦主角又站在他面前,韦天舒适时地告辞了,还不忘对凌远挤眉弄眼。


  凌远丝毫不在意形象地给了他一脚。




  世界终于清静,凌远习惯性地摸摸李熏然的头毛,打开门:“来多久了?”


  “没多久。”李熏然把吃的放在桌上,“没吃饭吧?”


  “这么丰盛。”凌远近乎傻笑着打开餐盒,热气腾腾的饺子熏他一脸。


  “只有饺子而已,这还丰盛?”


  “嗯,我有好几个月没吃过饺子了。”凌远尝了一个,脸鼓鼓地说,“好吃。”


  “那以后我给你包啊。”李熏然脱口而出。


  凌远一愣。


  “嗯,我的意思是……”李熏然偷瞄凌远,“我,我有事跟你说。”


  “你说。”他放下筷子。


  李熏然坐到凌远旁边打开了淘宝。


  “远哥,你看这个床好看吗?我觉得挺好的,而且评论说睡起来很舒服。”


  “……嗯,好看。”凌远压下心中的疑惑回答他。


  “这个壁纸是不是很配这个床。”


  “这个小壁灯也不错,又酷又可爱。”


  “还有这个书柜,直接拉到棚顶的定制版,颜色可以自己选的。”


  “哦,我还想买个暖色调的被子,冬天了,看着暖和。”


  凌远频频点头。


  “嗯,所以,我的意思是——”李熏然紧张得舔嘴唇,有点小心翼翼的模样,“我,我买来搬到你家里好不好——我们一起住。”


 


  当凌远连续一个月在没有手术的情况下下班就回家时,整个医院都盛传凌院长家里一定多了个红颜祸水,你看,搞得凌院长连班都不加了。


  只有韦天舒知道大院长家里那位压根就不是什么红颜。


  那可比红颜祸水劲爆多了。


  原先嫌弃凌远没出息,什么时候了还没追到手。可如今两个人如胶似漆了,韦天舒第一个感到难过。


  天杀的凌远,以前还帮他改改报告,现在不行了,他说他的所有空闲时间都要留给李熏然,没时间分给他。


  韦天舒站在紧锁的院长办公室门口,气得直踹门。


 


  而凌远并不在意,他在超市买今晚要吃的菜。


  早上熏然说想吃茄盒,买点肉回去。


  不过茄盒太腻了,要再买点青菜,煮点汤解腻。


  家里似乎没有牙膏了,要买两支回去。


  凌远想着,不自觉地笑起来。


  他们的家猛然间被李熏然占满了,几天的时间就充满了鲜活气儿。情侣拖鞋摆在门口,李熏然新鲜满满,每天远哥来远哥去。


  像个刚会谈恋爱的大小伙子,硬是把凌远的iPhone4淘汰掉,买了最新的iPhone X,跟李熏然的一样。


  “这样我们就能用情侣手机壳了。”李熏然翻出来之前逛淘宝收藏的那几个拿给凌远看,“这个行不行?你要是觉得太可爱了就换一个,这个这个,很炫酷的又不丢人……”


  凌远亲他头毛:“都听你的。”


  一种何德何能的感觉,能让他遇见李熏然。


  他决定给李熏然加餐。


  他转过货架。


 


  李熏然和凌远面面相觑。


  “远哥?”


  “熏然?买什么呢?”


  李熏然的眼睛嗖地亮起来,举起手里的东西。


  “远哥,这个牙刷情侣的诶!还赠送两个情侣杯!”他飞速地扔进凌远的手推车里,凝滞了一秒,“内个……我用蓝的行吗?”




------------------end-----------------




神毯飞起来了!



评论
热度 ( 598 )

© 照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