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cp】第一医院爱情故事(8)

昵称是个什么鬼:

8.李熏然


李熏然是个刑警,兼第一医院吉祥物。


托他爹的福,第一医院跟警局建立了长久稳定的合作关系,李局长跟主管行政的金副院长挺熟,两个单位时不时搞个联谊什么的,公安局的大龄单身男青年和医院的大龄单身女青年,是吧,多好的福利。


为下属的终身大事操碎了心的李局长怎么也想不到折腾半天把自己儿子搭进去了。


虽然儿子是大龄单身男青年团体中堡垒一样的人物。


鬼知道怎么就跟一个大龄单身男青年看对眼了。


不过解决了终身大事总归是件好事。


李熏然跟凌远在一起,倒不是因为联谊,联谊这种事情,堡垒同志是从来不去的,能躲就躲。这个事情还要说到李熏然重伤住院。


李熏然,刑警,那在警局也是铁骨铮铮的一条硬汉。虽然见识过李熏然老头背心大裤衩形象的李局长并不愿意承认这一点。李警官大概是把找对象的热情全都放在抓贼上了,办某件众人皆知的大案的时候受了重伤,在第一医院住了小半年。


天知道住院养病怎么养着养着就去跟凌远看猫看鸽子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去了。


金副院长一边喝茶一边竖大拇指,看,果然,青年才俊少年精英啊,养病还想着解决你一块心病,这么好的儿子哪儿找去。


李局长说哎呀不行,气得肝疼。


金副院长往外一指:“好说,我们凌院长,肝胆一把刀,你不肝疼么,正好。”


李局长差点没背过气去。


至于李熏然怎么成为第一医院的吉祥物,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韦大夫说,说出来都是泪啊。这李熏然吧,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凌远的心情,凌远的心情吧,严重影响第一医院广大医护人员的工作气氛以及工作时长。


李熏然大概了解自己在第一医院医护人员心里的地位,是从他出了一个月的差回来去找凌远被夹道欢迎开始。


那天李熏然回来的早,还先回家洗了澡,出门给凌远买了小蛋糕。也不知道凌远这什么毛病,长了一张老干部脸还偏偏爱吃甜食。


李熏然没提前告诉凌远,直接杀到医院去,在门口碰见了庄恕,还特地嘱咐了一下别告诉凌远。


庄恕是个守信用的人。他是没告诉凌远,他告诉了全院的医生。


李熏然踏进门诊楼的一瞬间,看见两排白大褂在一边看着他,那个眼神,就好像抓贼的时候人质看他们的眼神一样。


嚯,好一个任重道远的暗示。


“小李啊,你可算回来了!”韦天舒扑过去一把抓住李熏然的手,晃得那叫一个热情:“凌远就在顶楼,你快去看看吧,刚回来累坏了吧?赶紧,上去,让凌远陪你回家好好休息!”


“没事儿,我等他下班就行。”李熏然自以为特别深明大义,怎么能影响医生工作呢。


“不用不用,让凌远陪着你回家休息,医院也没什么大事。”韦天舒推着李熏然往电梯走。


李熏然走着走着,突然一哆嗦:“牛哥,老凌不是胃病又犯了吧?”


“没有没有,你上去就知道了。”韦天舒把李熏然推进电梯,贼笑着退出去。


凌远办公室在门诊楼顶层,李熏然上去的时候正赶上蔺晨从凌远办公室里头出来,还带着凌远的一句“滚,滚出去!”


蔺晨吊儿郎当地出来,看见拎着蛋糕的李熏然,笑嘻嘻地凑过去:“呦,小然然你回来了?”


李熏然一阵恶寒:“别别别,蔺大夫您还是叫我小李吧。”


蔺晨贼兮兮地看着他笑了一会儿,摇头晃脑地走了。


李熏然看着蔺晨的背影,心说这不着调的人,真是白瞎了凌远那张脸。


过去敲敲门,凌远听起来情绪不大好:“进来!”


李熏然开了个门缝,探进头去看了看,凌远头都没抬,盯着电脑屏幕:“滚进来。”


“哦。”李熏然瘪了瘪嘴:“来送温暖态度也不能好一点啊?”


凌远突然僵了一下,猛地抬起头来,眼睛放光:“你怎么回来了?”


没等李熏然回话,凌远鼠标一扔,椅子往后一挪,折腾出不小的动静,凌远也没空管,直接绕过去把李熏然搂进怀里,头埋在李熏然肩窝里蹭。


“哎哎哎,门,门没关呢。”李熏然大张着双手,任凌远抱着他。


“不管。”凌远闷声闷气地哼唧:“你都走了一个月了。”


“别闹,我那是正事。”李熏然拍拍他的背:“乖,别闹。”


凌远抱够了才松手,着急忙慌地脱了白大褂收拾东西:“等我一下,马上,咱们回家,你吃饭了吗?”


“这还不到下班时间吧?”李熏然拦住他:“你这明目张胆的翘班不大好吧?”


“不管。”凌远把白大褂一扔,拽着李熏然要走:“我宝贝儿回来了,我今天什么也不干。回家。”


“哎,哎,你别着急啊。”李熏然被他拽着走,直到在楼下被拦住。


是个着急忙慌的护士,头上的帽子都被扯歪要掉不掉地挂着,看见凌远差点哭出来:“院长,你快去看看吧,急诊打起来了!”


“怎么回事你说清楚!”凌远眼睛一瞪,叹了口气:“过去看看。”


“急诊送来了两个病人,医生忙不过来,两家人都觉得自己的病情更紧急,说着说着就吵起来了,吵着吵着就打起来了,陈大夫还被打了两下呢!”


李熏然一听,有人在医院打起来了,比凌远还着急,迈开长腿往急诊跑。急诊已经乱成一团,陈绍聪顶着乌眼青拉架,里头两家人打成一团。


“住手!”凌远吼了半天,一点用都没有。最后还是李熏然喊了一嗓子才算把人镇住。


“别动!警察!”李熏然话音刚落,就听见纠缠在一起的人群里不知道谁喊了一句:


“呀,捅伤人了!”


人群以极快的速度散开,剩下中间倒在地上捂着肚子的人,一边手里握着一把剪刀的人和一地的血。


“陈绍聪,快!”凌远跟陈绍聪抬起受伤的那个去检查,李熏然眼疾手快摁住伤人的那个。


“老实点!别动,警察!”李熏然瞪着眼睛。


凌远半路被抓进了手术室,伤人的那个明显也吓坏了,跟李熏然在手术室外头等着,耷拉着脑袋听李熏然教训他。


“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故意伤害!”李熏然叉着腰瞪着眼:“里头那个要是轻伤,你得刑事拘留,重伤,你得坐牢,要是救不回来,你就是故意杀人!再说了,家里人还病着,你在医院闹什么事?医院是你闹事的地方吗?你等着吧,我已经通知民警了,你看你,给医生,给别人家,添多少麻烦?长点记性!”


里头估计伤得不重,也就一个小时左右就结束了。凌远黑着一张脸从手术室出来,正看见李熏然跟赶过来的民警交接,伤人的已经被带上了手铐,李熏然一脸的严肃,迅速准确地介绍案情。


“李副队,不跟着去做个笔录?”民警问。


“滚蛋,老子刚出差回来,没空。”李熏然笑着说,民警带走了伤人的,李熏然一转身看见凌远,口罩紧绷绷地挂在下巴上,看着李熏然笑。


李熏然突然有点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跟凌远嘿嘿笑了两声。


“怎么样?”李熏然问。


“手术很成功。”凌远看着他,李熏然微微垂着头,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抓挠着后脑的头发,笑得像个腼腆的大男孩。


“那就好。”李熏然笑了笑,歪头看凌远,凌远大概是想把手插兜里,又发现手术服没口袋,双手在衣服上蹭了两下,嘴角抿着笑看李熏然。


“你真好看。”李熏然突然说。


凌远眼角笑出几条皱纹,过去摸了摸他的头发,摸了摸他的脸:“等我一会儿。”


凌远去换衣服,李熏然在手术室外头的长凳上坐着,盯着天花板傻笑,他还没见过凌远穿手术服的样子呢,好看是挺好看,毕竟凌远穿什么都好看,李熏然想,就是头可是真大。


韦天舒听说急诊有人闹事,凌远临时进了手术室,赶紧跑过来看看情况,结果就看见李熏然自己看着天花板傻乐。


“哎,怎么回事这是?”顺手拦了一个护士问问情况。


“嗨,急诊那边俩家属打起来了,捅伤了人,院长临时加的手术。”护士扯了扯口罩,跟韦天舒嘀咕:“没什么大事,打架的时候那人顺手摸了把剪子,捅了一下,肝脏破裂,院长给缝了一下。”


“那凌远态度怎么样?”韦天舒问。


“能怎么样,黑着张脸,他那脸都黑了半个月了。”护士翻了个白眼:“小李等院长换衣服呢。”


韦天舒那叫一个热泪盈眶:“哎呀妈呀,好日子要回来了!”


“韦主任,院长,院长出来了。”护士凑到韦天舒旁边嚼舌头。


韦天舒刚看了一眼,想着好歹关心一下突发情况怎么样了,只见凌远看都没往他那儿看,直奔长椅上的李熏然。


“笑什么?”凌远在李熏然旁边坐下,抬手摸摸他后颈。


“嗯?你收拾好了?”李熏然坐了一会儿,有点犯困,迷迷糊糊地往凌远肩膀上蹭了蹭。


“累了?我们回家。”凌远手从他背后环过去,轻轻拍了拍。


李熏然抓住凌远西装外套,又蹭了蹭:“别动,想你了。”


凌远笑得见牙不见眼,侧过身由着李熏然蹭。


“李警官,要是被你同事看到你这副样子,牙都要笑掉了。”凌远搂着李熏然顺毛,完全没往别处看一眼。


李熏然猛地抬起头来,一头撞到凌远下巴上,凌远捂着下巴捏他的脸:“哎呦,小东西,小心一点!”


“疼不疼啊?”李熏然揉着凌远的下巴,眼里满是担心:“对不起。”


然后,韦医生清晰地听见凌远一本正经地摸着下巴说了一句:“那你亲我一下就不疼了。”


那个表情那个语气,仿佛在说手术方案。


说着凌远的脸就往李熏然嘴边上凑,被李警官眼疾手快地按住:“别闹,有人看着呢。”李熏然在凌远耳朵边上嘟囔。


凌远一脸不满,然后,这人居然撅了撅嘴。


韦天舒觉得他今天受到的惊吓绝对比亲眼看见季白给了庄恕个过肩摔更严重。


凌远这货,反差还挺萌。


“那你让我亲一下。”凌远伸手去捏李熏然的下巴,语气依然正经的像谈投资方案:“你一个月不回家,不得给点甜头收买我一下?”


“别闹。有人呢,乖。”李熏然捂住凌远的嘴,鼓着腮帮子瞪他:“听话。”


韦天舒头一回痛恨自己双眼5.2的视力。他清楚地看见凌远眼睛眯了眯,四处扫视了一圈,看了他三秒,嘴角特别不安好心地翘了翘。


“韦大夫。”跟着一起八卦的护士咽了咽口水:“要不,咱撤吧?”


韦天舒还没来得及挣扎,凌远又眯了眯眼睛。根据韦大夫认识凌远十来年的经验,这个表情,大概代表三个字:还不滚?


韦天舒特别有骨气地瞪回去:老子就不走,你还能在这儿来一发不成?


然后,凌远一边给李熏然顺毛,一边冲着韦天舒笑了笑。


韦医生突然觉得后背发凉。得得得,我滚,我滚还不成。


韦天舒刚背过身去,凌远就一把扒拉掉李熏然的手,对着嘴角啃了一口。


李熏然红了的耳朵抖了抖:“你干嘛呀?”


凌远又啃了一口,再看向李熏然的眼神,恨不得能喷出火来。


“宝贝儿,我想死你了。”凌远凑到李熏然耳朵边上,咬牙切齿地说。


李熏然突然一顿,拉着凌远就往电梯口跑。


第二天韦医生还是在手术室看见了传说中要休年假的凌院座。


至于凌院座脖子上那些个手术服挡不住的印子,那就要另说了。


在凌院座按时下班的第五天,韦医生说,李警官这个吉祥物当的很不错嘛。

评论
热度 ( 363 )
  1. 照锦昵称是个什么鬼 转载了此文字

© 照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