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一定会有好事发生

潇洒的胡椒面君:

 *送给甜甜甜的 @下个id 小朋友,我不会写长评,给你写个长长的段子好不好?




“往前走一定会有好事  在通往你的路上”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衰神存在的话,凌远相信他最近在自己家附近定居了。


离婚后的第三个月,被查出胃溃疡后的第二个月,医院改革出现资金亏空后的第一个月,凌远被强行停职了。


上星期,辛勤劳作的小别克车门被意外刮花,送去了修理厂。凌远灰着脸走在马路边,感觉自己仿佛头上顶着一团乌云,耳边闷雷轰隆隆地响。


小区附近有一家广式早茶店,凌远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一个人去吃小点心,点一笼蟹黄汤包、一笼虾饺、一份皮蛋瘦肉粥——他胃不好,就算化悲痛为食欲也只能吃养生套餐。


那天早茶店很热闹,大概是在做周年庆活动的缘故。门口张贴着巨幅海报:满300减50,更有霸王餐名额随机送。


凌远走进去,黑压压的一片人。


看这阵势等位可能要等到半夜。凌远正准备出去,突然有人热情地拽住了他的胳膊,招呼道:“老凌老凌!”


老凌?凌远皱起眉头。


拽着自己的是个年轻的小伙,浓眉大眼的,笑得像个小太阳。他穿了件火红的套头卫衣,牛仔裤运动鞋,大学生模样。


凌远用眼神示意:“我认识你吗?”


大男孩似乎没看见他的暗示,揽着凌远的肩膀,笑嘻嘻地跟身边的服务员说:“我朋友来了,上菜吧。”说完就自作主张地把凌远拉到二楼包厢去了。


“怎么回事?”长这么大,凌远还没见过强行请人吃饭的。


“嘘!”大男孩鬼鬼祟祟地往包厢外看了一眼,确认没人之后才回过头来,“不好意思啊凌院长,临时请你帮个忙。”


大男孩低头挠了挠自己的卷毛,有点害羞地说道:“我抽中了一套双人霸王餐,但是我临时找不到人一起,这里又不能打包……不过还好碰到你了,不然这个机会就浪费了。”


凌远哭笑不得:“你怎么认识我的?”


“你记得季白吗?上个月从缅甸送回来的那个病人。”


当然记得,那台手术是凌远亲自主刀,整整四个小时的大手术。


“那是我们jing队的大队长,手术多亏你啦。”大男孩伸出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你好,我叫李熏然,在刑jing队工作。”


凌远握住那只手,意外的柔软,像李熏然本人一样散发着暖意。


凌远想,那时候做完手术一定是太累了,否则怎么会在见过李熏然之后忘记他呢。







在认识了李熏然之后,凌远发现这个世界上的运气分布是不规则的。有的人一年四季倒霉到家,但有的人就会接二连三地碰上好事情,比方说李熏然。


自从一起吃了饭,他们俩算是交上朋友了。凌远停职在家,除了写论文干家务无事可做,jing队那边刚破了大案,全队都在休整,李熏然也闲得长毛,就三天两头地约凌远出来玩。


李熏然真是个神奇的人。


且不说那次霸王餐的机会线上线下加起来只有三个偏偏被他捞到了,那之后凌远发现,李熏然的运气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好。


他们俩出去吃饭一般都是用李熏然在某某APP上领到的霸王餐机会或者转发抽奖抽到的优惠券,几乎每个星期都有,仿佛有黑ke暗中作祟。


即使线上没有奖品,随便走进一家店,那天老板肯定在做优惠活动,买一送一啊,两个人打半折啊,第三百个客人免单啊,而且绝对绝对绝对会落到他们头上。


李熏然出门,不管多恐怖的早高峰,他开车的那条道一定不会堵车。


李熏然去爬山,一定会碰上景区做全民运动推广,门票全免还送矿泉水。


和李熏然去看话剧永远不用抢票,只要李熏然在前一天晚上打开微信,就会有人买了票又临时去不了在朋友圈里低价出售。


更不用说限量的漫画周边,前五人包邮送签名照的CD,随机赠送的进口小饼干……只要有机会,一定是李熏然的机会。


在某个和李熏然在公园遛弯的傍晚,凌远接到了来自医院的电话。知名的盛煊企业决定赞助他们医院的改革,资金亏空很快就能填上了。


凌远觉得一切都要归功于李熏然。







凌远问自己的发小:“三牛,你说会不会有人一直特别幸运?”


发小被问得莫名其妙:“人嘛,好运气总是有限的。总是走运应该都是巧合吧。”


凌远觉得有点道理。




那天晚上,凌远和李熏然去看电影。李熏然提前到电影院,就先买了票。


这一次没有免单,也没有送爆米花套餐。凌远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好像真的是巧合。


电影是提前点映的新片,讲的是卖鱼大佬的故事。虽然是老片续集,但是拍得也挺有新意。


 放映结束以后,观众准备离场,突然来了一个穿着正式的工作人员,拿着话筒说道:“请朋友们留步。为了回馈粉丝,给大家一个惊喜,我们影院请来了这部电影的主创团队,和大家交流这部电影背后的故事。”


 全场目瞪口呆。


凌远目瞪口呆。


直到灯光大开,导演、演员一个个上台,观众开始爆发一阵阵欢呼和笑声。


凌远身旁的女孩激动地拍照发朋友圈:“啊啊啊啊我在电影院看到我爱豆了!【小哥哥今天依旧很帅.jpg】”


李熏然扭过头,发现身旁的凌远脸色有点白,低声问道:“老凌,你是不是觉得太吵了?”


凌远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屏保亮了起来。


他指着屏保上的照片,声音很低,有点发抖:“这是我这两年最喜欢的男演员……”







凌远在微博上搜索关键词“好运”。


得到最多的结果就是“转发这条锦鲤,你就会得到好运。”配图是一条红彤彤的小鲤鱼,美美地在水里畅游。


“锦鲤附身?”


凌远想起第一次见李熏然,他就是穿了一件红色的卫衣,红彤彤的,看上去那么的阳光,那么的可爱,那么的……时来运转。


好像只要有李熏然在,好运就会一直跟着来。


正在凌远发呆的那阵子,电脑屏幕暗了下来。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看见屏幕反光中的自己笑得像个怀春少女。


凌远明白了一些事情。







九重天上,福星明诚最近很苦恼。


随着网络的发展,仙界的运势管理局设立了锦鲤部,专门管理锦鲤转发的运气。微博上那些散发着灵气的小锦鲤载着网民们的美好心愿从互联网游上了九重天:希望我考研通过,希望我今年加薪,希望我的cp铜矿……


锦鲤部部长拿着红章一个个戳过去:这个学习努力,准了;这个工作认真,准了;这个文写得好图画得棒视频剪得以假乱真,准了……可以说发展得风生水起。


明诚本来对这个部门十分满意,但是,最近一季度锦鲤部突然出了问题。锦鲤转发量下降了百分之十,还愿比例下降了百分之五十,本来早上应该来汇报工作的部长李熏然居然还不见踪影。


嘿哟福星那个暴脾气,把门一摔就直奔锦鲤部办公室。




锦鲤部是个小部门,工作人员只有李熏然和简瑶两个人。简瑶又是出了名的神经大条,所以日常工作主要都是李熏然在管。


明诚推开门,看见简瑶刷着天界专用版淘淘乐,专心致志地在研究双十一的活动。李熏然的办公桌前堆得高高的一摞书,隐约能看见一个人影趴在后面。


“李熏然,你怎么回事?!”明诚气得去掀书。


锦鲤部部长顿时露出真身——一个圆圆的抱枕上面扣了一顶帽子。


“李熏然人呢?”明诚问简瑶。


简瑶从手机里抬起头:“下凡去了?”


“这小子太不像话了!”


“好一阵子没回来了,上次托梦跟我说见到个什么院长。”简瑶托着下巴,突然想起了什么,“啊,我忘了让他临走前帮我抽代金券了!”


话还没说完,明诚已经出门去凡间找李熏然算账了。







复职之后的生活忙碌而充实,医院的改革逐渐步入正轨,凌远的生活也回到了过去平稳的状态。但他还是觉得缺了一部分,准确来说,是缺了李熏然。


李熏然“失踪”已经有一阵子了,刚开始只是不接电话,后来再拨就会转接语音邮箱,自动回复:“你好,我是李熏然。我最近回老家了,老家信号不太好。有事的话请给我留言。”


凌远听着熟悉的声音,心头涌起一阵怅然。


如果打电话去jing队问一下他老家在哪儿,说不定就能找到他了。


李熏然是真的回老家了吗?那怎么不提前告诉自己呢?是不是察觉到什么才刻意躲着自己呢?


不不不,他也有可能是接了什么秘密任务,毕竟是jing察。


可是万一工作有危险怎么办?那么连他受伤的消息也接不到了。


……


凌远一边在医院忙得晕头转向,一边抽空围绕李熏然的问题胡思乱想。




李熏然的日子当然也不好过。


他作为仙界人员,擅离职守下凡游玩,还jia公ji私招惹凡人。因此被自己的福星上司拎上九重天狠狠地教训了一番。


“当初你辛辛苦苦从一条小锦鲤修炼成仙,就为了今天偷偷下凡出去玩?”明诚怒道。


李熏然闷着头不说话。


明诚看他不说话,火气更大了:“这个仙籍你到底是想要还是不想要了?”


李熏然皱着眉头,想哭又不敢哭的样子。


“我当初招你进来,手把手教你业务,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坐在一旁喝茶的寿星安抚道:“阿诚,你先别激动。”


“我能不激动吗!”福星气得甩手,“在这个仙界,我就是个仆人嘛!”


寿星叹了口气,缓缓说道:“你问问他,是不是对那个叫凌远的动了凡心。”


空气陡然凝结。


李熏然抬起头来,眼睛里隐隐有光闪过。




明诚罚李熏然在小祠堂关了一个月。一个月过后,李熏然开除仙籍,以小警cha的身份重返人间。


在谪仙车站台,简瑶哭唧唧地去送李熏然,往他手里塞了两大包仙桃仙橙仙贝浪味仙。


“别哭啊,你放假的时候也能去凡间看我嘛。”李熏然拍着简瑶哭得一抽一抽的背。


“熏然。”简瑶带着嗡嗡隆隆的鼻音说道,“你临走之前帮我抽个代金券呗?”







时隔一个月,凌远再次看到李熏然是在自己家的门口。


大男孩穿着第一次见凌远时穿的红色卫衣,手里拎着行李,额前的卷发耷拉着,无精打采的样子:“老凌……我回老家的时候房东把房子卖了。我现在没地方住,你能不能收留我一阵子……”


恍如梦中。


李熏然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凌远在医院的工作每天从凌晨排到半夜,靠着咖啡强打精神才忍到现在。没人陪着看电影,没人陪着爬山,压力大的时候没人来说笑话。


而且胃溃疡又开始作祟,连吃药也没什么用处,因为没人叫自己出去吃饭遛弯。


最重要的是晚上还睡不好,只要闭上眼,总有个小卷毛冲自己笑啊笑可开心了,可是手一伸那个影像就消失了。


现在罪魁祸首回来了,拿着行李,还求自己收留他。


凌远觉得有点委屈。


所以凌远走上前去抱住了李熏然。


然后又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亲。







李熏然的好运从那天开始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再也没有抽到过代金券或者霸王餐。


不过好在凌远会做饭,他说在家吃比较健康。


有一天傍晚,李熏然又和凌远去公园遛弯。走到凉亭里的时候,李熏然突然看到草丛边有亮晶晶的一小块,走近一看,是枚一元的硬币。


李熏然高兴极了,像献宝一样把硬币拿给凌远看:“老凌老凌!你看我的运气多好!”


凌远揉揉他的脑袋:“对啊。”







根据调查,到2015年为止,世界人口早已经突破70亿。


每秒钟都有上千万的人开始此生独一无二的相遇,就像浩瀚宇宙中两颗同样渺小的星星,突然发现彼此有着相似的轨迹。


他们慷慨地让对方走进自己的人生,分享所有开心、不开心的平淡岁月,所有好的、不好的运气。




纵然这偶然交汇的光芒于洪荒万古而言只是短短一瞬。


能于亿万人之中见到你,我是何其幸运。






END




    







评论
热度 ( 881 )

© 照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