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红颜祸国

米卡求诗一行:

本子里没有蔺靖,所以我都不好意思打广告了


《所幸》最后五天预售中


一边写一边在想,啊我大概是个抖M, @大脸酱 逼我写的,证据在这里


————————



01


“陛下,蔺御史出访一月有余,竟是一封奏折都未向陛下呈上,实乃大不敬啊!”


呈了呈了,飞鸽传书而已。


 


“陛下,蔺御史至今未曾报上各县收支状况。”


琅琊阁已经代替他交给我了。


 


“陛下,传闻蔺御史出访期间强抢民女,有伤我大梁风气啊陛下!”


……恩?


 


原本就不苟言笑的皇上板起了脸,吓得满朝文武都低头弓腰。


“蔡大人,强抢民女一事,你去查清了告诉朕。”


 


02


大家都知道,这蔺晨御史啊,是开后门进来的。


古代的开后门,真的只有字面意思。


 


当年靖王殿下刚登基,蔺晨一介布衣就凭着平反赤焰军一案有功而被特许封赏为御史,还挂了个太医院的虚职,尽管不合礼节,可新官上任还三把火呢,哪个晓得这皇上会不会杀鸡儆猴,都不愿去做出头鸟,只得按下不语。


而这蔺御史,也不负自己“吊儿郎当”的名头,迟到早退已是常事,更有甚者衣衫不整就上了早朝,皇上偶尔皱着眉头呵斥几句,这滑皮就戏称早上要照顾自家媳妇,新婚燕尔实在不好拒绝。


这蔺府何时出现过女眷!天子上朝竟说些孟浪之语,成何体统!


你看看,皇上气得脸都红了!


 


03


才一个多月吗……


萧景琰背手而立,七月的金陵,实在是热了些,也难怪这整天不愿消停的人抛下自己去避暑。


 


“高公公。”


高湛应声微微颔首:“陛下。”


“蔺卿此去南下,应当是这个方向吧。”萧景琰笑得温柔,眺望宫墙外一片盎然。


“回陛下,反了。”


……萧景琰用手捂住嘴轻咳一声,挪了几步换了个方向。


就当无事发生过。


 


04


蔺晨不在,萧景琰反倒安静,一个人坐在武英殿批改奏折,十件里有八件都在弹劾蔺御史,一次普通的出访,倒是让这些老人家坐不住了。


【今听闻蔺御史曾深夜潜入御膳房,必存二心。】


萧景琰笔握在手里竟是不知道回什么好。


那天两人孟浪一番,体力消耗后随之而来的就是饥饿,脸皮薄如蝉翼的小皇帝断不肯就这么宣下人进来准备夜宵,只得踹了脚身边正在准备下一轮酣战的人。


“爱卿,朕饿了。”


回来的时候蔺晨脸色有点不自然,“被禁军发现了。”


萧景琰一看他手里端的才真正气傻了眼:


“你大半夜到湖心亭去抓鱼了?”


 


05


大半奏折看完,有些是他在宫里做的荒唐事,有些是他的轻佻之语,有些…倒也是自己太惯着他了。最后这一张,来自于太医院主事凌远。


【蔺先生不在,皇上脸色差了不少。】


 


恩…小皇帝伸了伸懒腰,唤来了琅琊阁的鸽子。


【爱卿,朝中大臣对你颇有微词,速归。】


没两天就来了回音,萧景琰打开一看,差点把手里的鸽子一扯两半。


【爱妃,莫急莫急。】


 


果真是个登徒浪子,很浪!


登徒子半个月后就匆匆赶了回来。


 


06


“你不在的这将近两个月,弹劾你的奏折都快翻了天。”萧景琰看到人后脸上无半分高兴,转过身去把桌子下藏的奏折都拿了出来。


“你连一件奏折都来不及写给我吗,飞鸽传书倒是很勤。”


说着把奏折都摊在了桌子上。


“仔细看来,这几件写得最好,也符合事实,这几件,有些夸大其词,其他的,都是无稽之谈罢了。”


背后传来温暖的触感,蔺晨从后把他抱在了怀里。


世上最了解萧景琰者,莫过于他。


九五之尊会寂寞,会孤独,也会耍耍小性子:“你这奏折可都翻皱了,这么想我啊。”


 


07


萧景琰在不高兴的时候,会称呼蔺晨为蔺先生。


心下欢喜或是不可见人的场合,会称他蔺郎。


想要掩饰自己心意的时候,会看似生分的唤一声爱卿。


爱卿。


爱,卿。


 


三天后萧景琰又收到了来自明大人的奏折:【陛下,色令智昏。】


 


 


END



评论
热度 ( 481 )
  1. 照锦米卡求诗一行 转载了此文字

© 照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