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真正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

whatdidfermiparadoxsay:

老婆更新


不需要四舍五入


都等于我更新了


疯狂打钱


250号月老上线了吗






大队长:



 @whatdidfermiparadoxsay 还是给费米的!生日快luo!七千字!我可牛逼!看出我对你的爱了吗!


 


1


真正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


李熏然坚信。


 


2


一周以前,李女士在饭桌上忧心忡忡地提出了一个疑问。


“我儿子长相不错,条件也可以,有房有车,浓眉大眼三代警察,无不良嗜好,”李女士无心吃饭,把碗筷往桌上一摆,“怎么就是没对象儿呢?”


李熏然一下子把筷子咬紧了。


李先生不以为意,“这有什么,年轻人哪有急着结婚的,再说他这个年纪还小……你多大来着?”


李熏然磨磨唧唧:“啊……好,好像是几年前才过了十八生日……”


李女生拔高声调:“那是十年前了!”


李先生也拔高声调:“你都二十八了?!”


李熏然垂死挣扎:“二十八还很年轻不着急搞对象儿……”


李女士拿起手机,朋友圈里刷了一遍,“听袁阿姨说北山那边的月老庙灵得很,就这周六吧,你也不上班,跟我去一趟,求根红绳。我得让你袁阿姨看着点谁家小姑娘合适了,哎哟真操心……”


李熏然期期艾艾地看了李先生一眼。


李先生颔首:“如此甚好。”


 


3


在真正的唯物主义者看来,月老根本就是不存在的。十里八村的就这一家月老庙,还是建在国家4A级风景区里,这来来回回的人流量,香火不旺的话旅游局完全可以负荆请罪了,哪有什么灵不灵的。


“心诚则灵,心诚则灵,”李女士拽着儿子,絮絮叨叨,“你不要这个蔫不拉几的态度好不好!让月老看了都不想搭理你!”


“妈,”李熏然痛苦地一阶一阶爬着山,“其实缘分这种东西不能着急的,你看瑶瑶不就阴阳差错地找了男朋友吗?她不也没来求月老嘛……”


“你还说!”李女士眼看着又要红了眼,“你再来个阴阳差错就吓死我了!上次差的还不够险……”


李熏然最见不得李女士这个表情,马上投降认输,“李女士英明,这月老庙一看就贼靠谱啊!”


李女士白了他一眼,没说话。


 


李女士为了让月老好好瞧瞧自己儿子什么模样,特意挑的人少的时间段。李熏然爬山的时候还碰到几个熟人,都是趁晚饭后出门健身的,匆匆打了招呼便继续爬,没一会儿就到了月老庙门前。


庙前有一棵大榕树,光看树干就有些年头了,上面系满了善男信女的红绳。庙内的石梯两侧上也都是木牌,李熏然随手拿起一个看了看,不知道是请人写的还是自己动手,字迹很是工整,简简单单四个字,“一切顺利”。


“儿子!快过来,”李女士手里攥着一把红绳,“快快,自己来选一根去系上。”


李熏然只得把木牌放回原处,两步迈上台阶,“这不都一样吗。”


“哪一样了!得你自己挑!”李女士嘴上说着,手底下却挑出一根递过去,“我看这根就不错。”


“哎。”


李熏然接过去,转身要去系。却又被李女士叫住,“要不帮远远也系一根吧?”


李熏然脚步顿了顿,笑得没眼,“远远人家是相当坚定地唯物主义者,能信这个才有鬼了。”


“你这孩子!”


李女士又念了他两句,李熏然哈哈笑着小跑出月老庙,围着老榕树转了两圈,看中了一个树杈。刚要踮脚系上,突然听到什么声音从头顶上传来。


 


“系这儿没用哎,小伙子。”


 


4


李熏然吓了一跳。


还没等到找到声音的来源,头顶上榕树窸窸窣窣动了动,有什么东西蹦了下来。


一个约莫十二三岁的小男孩儿拍了拍身上的叶子,一本正经道:“月老庙第886号员工为您服务。”


李熏然:“……”


高考考上清华北大了吗就出来招摇撞骗?


旅游局不整治你这些小崽子居然整治我最喜欢的那家路边小吃?


月老庙员工能干什么?帮忙系红绳吗?


李熏然心底飘过一百条弹幕,最终只说了一句:“……哦。”


小男孩儿凑过去,扯了扯红绳,“系这上面没有用的。”


废话了本唯物主义者知道没用。


“你自己系,没用;系这上面,也没用,”小男孩儿耐心地重复一遍,“得我,月老,886号月老,给你系你男朋友身上,才有用。”


……喂喂话可以乱吃但饭不可以乱讲啊!什么男朋友不男朋友本直男什么时候有男……李熏然反应了一会儿,月老?


“886号月老?”李熏然瞪圆眼,“你这工号真的能给你扯上生意吗?”


“哎你这人!”886跺了跺脚,气急败坏,“不准你diss我工号!”


嗬,月老没少混粉圈。


 


5


小月老颠三倒四地解释了一大通,李熏然总算明白了他的意思。


总而言之,该月老庙负责的姻缘范围仅限本市,凡是户籍落在本市的,姻缘一律记在镇庙之宝姻缘簿上。他市来拜的管不着,往功德箱里扔再多香火钱都管不着。


“忙着呢,有啥事儿找本地月老去。”小月老如是说。


李熏然僵硬的点点头。


本市人口就够庞大了,这间月老庙原本只有十来位月老压阵,后来实在人手不够,就从上面临时调下来几位实习生帮忙。这几个月老实习生虽然经验不足,但本事一个不落,最重要的是对客户进行一对一服务,客户牵上线领了证,这服务才算完。


“所以我,一对一你,”小月老拍了拍手,“怎么样,这服务算是vip了。”


李熏然面无表情,“你都不用给我发短信么?”


小月老愣了愣,“什么短信?”


“我是月老,因为体内的红绳之力被封印,现在需要886元来买制作红绳的材料。只要你给我886元,”李熏然仍然面无表情,“事成之后我送你个女朋友。怎么样,现成的,学会了吗?”


小月老又愣了一会儿,才反映过来他的意思,急得蹦跶,“李熏然!你怀疑我是骗子!”


“不然呢,我还能……”李熏然说到这突然打住了,“你怎么知道我叫李熏然?”


小月老没说话,李女士从庙里探出半个身子,“怎么了儿子?半天没回来,红绳系上没?”


李熏然刚要抬手,却突然发现手里的红绳没有了。再看,小月老在他面前蹦了两下,晃了晃手里攥着的红线,“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的。”


李熏然僵硬地看了老妈一眼。李女士神态自若,仿佛这小男孩根本不存在。


 


真正的唯物主义者……


疯了。


 


6


“喂?凌远?”李熏然用肩膀夹住手机,两只爪子腾出来泡麦片,“今天放假了是不?出来吃饭呗,上次说的那家新开的火锅店还一直没吃过呢。”


他把麦片粥推到餐桌一旁,旁边坐着的小鬼头眼巴巴地盯着麦片,馋得一愣一愣的。


李熏然叹了口气。怎么就真的把他带回家了。


“叹什么气?”电话那头问。


“啊,没,想到好久没吃火锅了,最近忙死了,”李熏然赶紧说,“叫上三牛哥吧?他有空没,一起……”


小鬼头把脑袋从麦片碗里拔出来,拼命摆手。


“我给他安排值班了,前几天一个劲儿秀恩爱,”电话那头的凌远轻轻地笑了一声,“欺负我们单身狗么这不是。”


“啊……”李熏然来不及回话,狠狠瞪着小鬼头,用口型说,“都说了我俩只是朋友!”


小鬼头又是拼命摆手,也用口型回,“就是他就是他!我是月老我知道!”


“嗯?熏然?”


“啊,啊没没什么!行啊,都行,那十一点,我去接你?”


“好。挂吧。”


 


李熏然放下手机,小鬼头喝麦片喝得正欢。他忍不住拍了小鬼脑袋一下,“慢点吃,我跟你抢了么?”


小鬼头吃饱喝足,放下干干净净还能反光的碗,心满意足地指挥起李熏然,“这位顾客,听我的准没错。就是那位凌院长,你俩要不是一对儿我就不转正了。”


李熏然翻了个白眼儿,“我俩多少年都是好兄弟了,要是是一对儿还用得着去月老庙么……自己去刷碗。”


“多少爱情是从友情升华来的呀!这种案例我见多了,”小鬼头从椅子上蹦下来,抱着碗去洗碗池,“总之你信我没错,不要总吃饭叫上韦三牛了。”


李熏然看着小鬼头胸有成竹的背影,又叹了口气。


 


7


鉴于普通人压根看不到小鬼头,李熏然出门前再三叮嘱他,嘴馋可以,偷吃必须悄悄的,不能吓到在场所有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小鬼头巴巴地答应了。


 


李熏然跟凌远家相隔不远,车到楼下的时候,凌远也刚好下楼。休息日,凌院长难得穿上了灰色的大T恤,运动裤,还是两边带白杠的,显腿长。


哇,好帅呀。


李熏然斜了小鬼头一眼,小鬼头不以为意,把脑袋从后座凑上前,说,“你未来男朋友好帅呀!”


“886,”李熏然头疼地把他往后座塞了塞,“说了多少遍,我们只是朋友。”


小鬼头耸了耸肩,没再说话。凌远从楼道口小跑过来,拉开车门,一下子坐进来,笑得露出几颗大白牙,“出发吧。”


洗衣液的香气扑面而来。


 


8


两人去的还算早,火锅店里空位很多,李熏然没等凌远发话,直接选了个四人座雅间。小鬼头心满意足地爬上了里侧的凳子,乖乖地把外侧两个空位留给未来的小情侣。


原本李熏然也没少单独跟凌远出来吃饭,俩人本来就是穿一条裤子的好兄弟,单独去看电影都不算啥的。现在身边多了个小月老,尤其这个小月老笃定凌远就是他未来男朋友,李熏然还是应景的紧张了一小下。


小鬼头趴在他耳边,“宽粉!”


李熏然赶紧冲凌远说,“点份宽粉吧。”


凌远从菜单里抬起头,微微皱眉疑惑了一下,“你不是不爱吃粉类的么?”


“呃……因为……”李熏然搓紧了桌布,“因为跟你一起吃想试一下。”


李熏然你傻吗这是什么破借口!


“哦,”凌远笑了一下,低头在菜单上勾选出宽粉,“以后多试一下别的。”


“哈哈……”李熏然尴尬地笑了两声,狠狠瞪了小鬼头一眼。


 


没一会儿菜就上齐了。李熏然把肉一片片夹进锅里,听见旁边小鬼头咕咚咚地咽口水。


就这还神仙月老,见识呢。李熏然无奈地笑了笑。


“听说简瑶要订婚了?”凌远问。


“嗯,”李熏然应了一声,“下个月就摆宴,她还跟我说一定叫上你。”


“好啊,”凌远往他杯子里添了茶,“怎么一个个的都结婚了,就剩你了。”


李熏然不服气,“你不也是,还说我。”


“好,”凌远抿嘴笑了一声,换了种说法,“怎么一个个的都结婚了,就剩咱俩了。”


李熏然夹肉的手顿了顿。这话……怎么听怎么怪怪的。


就剩咱俩,是怎么个……剩法?


他下意识歪头看了一眼小鬼头。没想到这位神仙月老正大快朵颐,估计自己顾客刚才聊的半个字都没听进去。


隔着咕嘟咕嘟的热火锅,李熏然支支吾吾的咳嗽了一声,“那……一起加油?”


凌远愣了一下,笑意更甚,顺便抬手帮他添了一筷子宽粉,“好。加油。”


李熏然摸了摸耳朵,起身道,“我去点杯冰可乐。”


“好。”


 


9


李熏然起身后,火锅还在咕嘟嘟地响,小包间里静了下来。


凌远往茶壶里添了热水,突然冲对面道,“那宽粉还没熟,再煮煮。”


 


10


李熏然觉得自己要精神错乱了。


小鬼头每天都在自己耳边念叨,相信自己,真命天子,就是凌远;相信自己,今日表白,今日脱单……没完没了。


而李熏然也不得不承认,在小鬼头的洗脑下,凌远怎么看怎么基……不是,怎么看怎么奇怪。比如凌远最近拍他脑袋的次数变多了,比如最近韦三牛永远在加班,比如凌远总是问一些有歧义的问题,“咱俩什么时候结婚啊”……


李熏然:“???”


“客官你别急,我先问问我的私人月老”差点就说出口了。


随着两人单独出去约饭的次数直线上升,李熏然被凌远抛出的类似问题撩拨得差点拔腿就跑,等冷静完了再回来面对凌远。而小鬼头也跟着吃的越来越多,李熏然担忧地望着小鬼头,别等到他跟凌远真的在一起了,自己的月老被养成了个小胖子……


???


等等他刚才想了些什么啊???


跟凌远真的在一起了???


李熏然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小鬼头适时地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诚恳地望着他,


“这位顾客,今日表白,今日脱单啊。”


 


这次李熏然没急着反驳。


他看着小鬼头圆了不少的脸蛋儿,犹豫了一下,问,“红绳呢?你系了没?”


小鬼头摸了摸他的小指。


李熏然低头一看,小指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系上了一根盈盈的红线,还是蝴蝶结,在空气里发着光。他顺着绳子看过去,那端不知道系在哪里,只是悬在半空中。


李熏然一眨眼,小指上什么也没有。


小鬼头信心满满,“你只管表白,剩下的本月老一条龙服务。”


李熏然呆呆地看着小指,轻轻喊了一声,“啊。”


 


11


“我现在怎么样?”李熏然紧张地看着他的小月老。


小鬼头严肃地点了点头,“非常帅。”


李熏然又犹豫了一下,“哎算了穿这身太傻了我穿T恤也一样表白真的……”


“哎别别别!听月老的听月老的!”小鬼头窜过去一把拉住他,“你这身衣服贼酷!贼帅!告白成功率百分之百!”


“好,我最后说一下我的计划,”李熏然紧张地整理了下领结,“我一会儿接他下班,就在楼下一直等他一直等他,等他坐进车里,你就从后座递上花……不行他万一看到花飘在半空中吓晕了怎么办?!”


“放心吧这位顾客!绝对不会的!”小鬼头看起来比他还兴奋,“表白稿背过了吗?”


李熏然点点头。


“去吧!我的顾客!”小鬼头大吼,“请你自由地……”


“飞!翔!”李熏然迈出家门。


 


凌远说他今天下班早,上午李熏然旁敲侧击,打听出个模糊的时间,九点左右。为了保证表白的万无一失,李熏然八点就把车停在医院出口最显眼的停车位,一直等着凌远下班。


李熏然坐在车里,紧紧盯着手机时间。


盯着盯着忍不住笑了。李熏然,你哪来的这么大自信啊真是的……高兴地就好像已经把凌远抢回家了一样。


冷静冷静。


“哎哎!出来了出来了!”躲在后座的小鬼头低声叫道。


“啊?”李熏然手忙脚乱地收起手机,顺着出口看过去,“这才八点四十怎么就……”


没声了。


凌远身边站着一个女孩子。夜色中看不清面容,但李熏然看到,凌远脱下了他的西装外套,轻轻地披在了女孩儿的肩上。


李熏然没了反应。那个女孩儿真可爱啊,他想,整个人都埋在凌远的外套里,小小的,靠在凌远身边。


他呆呆地看着女孩儿说了些什么,凌远犹豫了一下,走到她身前背对着她,蹲下了。


 


他扭过脑袋,没再看。


李熏然你……哪来的自信啊。


 


12


九点十分。


[今天打听那么久下班时间,怎么突然没声了?]凌远。


[我下班了,要不要吃宵夜?] 凌远。


[熏然?] 还是凌远。


李熏然握紧了手机,眼圈酸胀,一个字一个字回,[我随便问问的,哈哈。不吃啦,后天吃吧,这两天消化不良。]


他揉了揉揉眼睛。


小鬼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副驾驶,伸过手去捏了捏他的脸。


“害你第一个任务失败了,小鬼。”李熏然哑声说。


“说,说不定,那是他同事?”小鬼头犹犹豫豫说,“说不定是误会呢,你现在出去还来得及哦,一定会成功的我知……”


“不去了,不去了。”


李熏然打断他,把手机锁屏,丢进口袋里。


“我突然想明白了。这样就很好,他不结婚,我也不结婚,我们就是两个单身的好朋友。再确信也有百分之一的几率失败,万一失败,连朋友都不是,我……”


李熏然低声说,“……我很胆小。”


 


小鬼头没说话。他默默盯着车窗外的夜色。


夜色中,有一根盈盈的红线,从这头,一直连到百米外的另一人手上。


 


13


失恋打不垮李熏然,但会打垮凌远。


一直精力旺盛的李熏然突然变了,虽然从发的微信里看不出什么,但凌远就是觉得哪里不对。


比如他一直在找借口躲避两人单独见面,比如他会频繁把话题岔到韦天舒和李睿身上,比如他听到自己那些问题后会发愣,而不是默默红了耳朵。


凌远要疯了。


这种近乎友情又高于友情的关系他维持了十几年,他也明白双方都在用心维护不敢逾矩。现在好不容易有了点进步,甚至可以撩拨几句了,怎么就突然开始疏远了?


哪里不对?


哪里不对!


凌远心烦意乱,人生第一次干脆利落地下班,直接把车停在了李熏然楼下,堵人。


果然,李熏然也刚刚下班,看见停在楼前的车,吓了一跳。


凌远下车,问,“还消化不良吗?”


李熏然摇摇头。


“那为什么躲着我?”凌远走过去,语气不咸不淡,却让人感觉出一丝委屈,“我一直在约你吃夜宵。”


“我……”李熏然突然抬头一笑,眼下一片青痕看得清清楚楚,“我不躲啦,现在就去吃好不好?”


凌远看着他,突然心头一热,憋了很久的话一下子涌到嘴边,咽都咽不下去,“我喜欢你。”


 


14


李熏然:“啊?”


然后再也说不出话。


凌远先前的一丝丝委屈已经让他心软的一塌糊涂,现在更是让他直接当机,除了啊一声再也说不出别的来。


凌远抱了抱他,“我以为你那天晚上回来找我,可是你没来。”


“唔。”我去了。


凌远松开手,后退一步,“想明白了告诉我。”


他挥挥手,绕过车头去开车。李熏然看着他有些发红的耳尖,红晕甚至漫过了脖子,突然八百辈子的勇气都有了。他大吼一声:“凌远!”


“啊?”凌远被吼愣了,身子还没转过来,看着他。


“我想说,”李熏然深吸一口气,“他们一个个的都结婚了,就剩咱俩了。”


“咱俩什么时候结婚啊?”


 


15


“我,月老,打钱。”


李熏然一睁眼就是这条短信。


他又趴会枕头里眯了一会儿,才爬起来回复,[好好祖宗,我现在就去,指名是给你的。]


李熏然慢吞吞地起床穿衣服,光着脚走去衣柜前拿出灰色的T恤,还有运动裤,一起扔在床上。


“宝贝儿干嘛去啊?”凌远窝在被子里说。


“没事儿,睡你的。”


 


886号小月老功德圆满,班师回庙。但小鬼头一有空就会来缠着他去吃好吃的,再不就是简单一条短信,[我,月老,打钱。]


小鬼头在庙里也是要拼业绩和香火钱的,最近又要转正,格外勤奋。香火钱不看多少,只看次数,而李熏然作为他首单成功的顾客,受他的骚扰格外频繁。


“破小孩儿,早知道不教他那条短信了。”李熏然一边刷牙一边嘟囔。


 


时间还早,月老庙里一片清闲。李熏然迈进门,看了看四下无人,把口袋里的零钱投进功德箱,小声念叨,“贵庙886号员工,态度端正,服务良好,特此鼓励。”


说完拜了拜月老,哼着歌走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李熏然扭头看了一眼,一眼又看到了那块木牌,上面写着“一切顺利”的那块木牌。


李熏然觉得眼熟,却想不起什么。


“嗨!这位顾客需要点什么!”小鬼头从身后一下子冒出来,把他吓了一跳。


“小点声,吓死你金主了……”李熏然指了指木牌,“这谁写的,你知道么?我看着怎么就这么眼熟……”


“啊~这个啊~”小鬼头愉快地喊了两声,“你男朋友咯。”


李熏然瞪圆了眼,“这是他的?!”


小鬼头对于他的惊讶非常受用,得意洋洋,“不仅这个,再告诉你个秘密。”


 


16


让你吃醋的那个女孩儿,是我同事。








end




评论
热度 ( 1131 )

© 照锦 | Powered by LOFTER